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你好毒  

2014-10-12 21:3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剧就象追女,不到手总是茶不思饭不想,如果是和英美同步的新剧,那更是日日思君不见君,行尸走肉般和千百万屌丝们共饮长江水同候剧更新。那种等待的纠结,一季看完的失落,只有恋爱中同居前的男女才明白。所以追剧很辛苦,也很幸福,好剧下架后偶尔想起,心中还会漾起涟漪。我追看《绝命毒师》是因其盛名,艾美奖后毒师甚至成了现象,台词、主角、造型,甚至老白的礼帽都能在各处看到或被各种媒体提及,于是放下书本,一路狂追。

因为之前被无良媒体剧透过,所以我大致知道故事脉络,第一季平平淡淡的并未让我入彀,之后渐入佳境,老白和小粉两个分别被一步步逼入绝境,一个老好人一个小混混,还是师生,一起手牵手肩并肩走上不归路。讲故事的都差不多,无外乎制造矛盾,再堪堪化解,再矛盾,再化解,如同雪球越滚越大,或者如谎言,新的圆旧的,最后的最后,在背上压下最后一根稻草,要么将一头巨兽压入尘土,化作靡费,要么是一只小虫化茧成蝶逃出生天。一般来讲,大结局定义了一部剧集的高度,是西游还是红楼,就看最后是修成正果的合家欢还是付之一炬的无间道。《绝命毒师》的结局跟《哈利波特》一样引万千粉丝呐喊猜测,剧组后来承认是准备了两个结局,最后。。。。对不起,我也无良,但决不剧透。而且结局如何并不是重点,毒师引发现象级关注不是因为最后的正邪走向,而是抽丝剥茧挖掘人性之恶生根发芽开花的种种手段,之前固然有汉尼拔、星战系列的旧例,但如此细致具体的解剖展示恐怕少有,所以一部以毒贩为主人公的故事能得到如此多的主流青睐不是没有原因的。

其实我早就发现观众(读者)的审美反映的是人性的显隐,人性是本恶的,而教化并不能叫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教化是制衡的结果,人的恶一旦有了合适的土壤,加以光和水,就能疯长。在绝境下人要么入圣要么成魔,魔是邪恶的但也是迷人的,是毁灭的也是魅惑的,堕落的快感哪怕只有一秒,也能引人飞蛾扑火,就如魔戒,一旦沾手,纯良如佛罗多也不禁露出贪婪的神情,与堕落成咕噜的史麦戈几成一人。想想当年让无数少年如痴如醉的《英雄本色》《古惑仔》,让无数成人如醉如痴的《教父》《飘》,那些流氓混蛋引无数粉丝竞折腰。可见一旦祭起邪恶的大旗,就会有大批赤佬蜂拥而至,就像戒烟多年的老烟鬼闻到烟味,即便能抑制住冲动心里也必是痒痒的。我认为这是艺术创作的大秘密,也是《绝命毒师》成功的根本。制片Vince在访谈中谈到,当他把老白变得越来越黑暗时,发现观众非但没有反感,反而越来越喜欢他,收视率越来越高。当然,毕竟是主旋律,Vince不是昆丁塔伦蒂诺,敢一路走到黑,整个五季《绝命毒师》都在给老白和小粉的作恶标上无奈被迫误会内疚的注脚,包括可爱的老白连襟之死,子弹也是由绝对反派射出,伴随着被缚老白悲怆的NO NO NO,镜头则定格在他老脸上的热泪。小粉更是正义的使者邪恶那边的卧底,再胡来糜烂但依然对妇孺充满爱意,妥妥地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正是这残存的良知最后使得老白和小粉有了不一样的结局,而这结局的种种依然包含了回护、惩恶、交待、报应的种种做派。作为邪恶的观众,我深深觉得不痛快和无奈,一部毒师再次验证我毕竟还是一个隐藏极深的恶棍。

老白最后和妻子诀别,对话一带而过,但几乎是全片最重要的点睛之笔,他终于承认他制毒贩毒不完全是为了这个家庭,是因为他发现他好擅长做这件事,在这个黑暗领域他尝到了做王的快感,他总是冷酷地逼迫对手讲出他的江湖诨号:海森伯格,并在这个黑色面具下暗爽。快意恩仇,究竟是褒还是贬,是正义还是邪恶,是好还是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詹姆士邦德拿着爱国主义的杀人执照泡妞夺命销金破坏的时候,全世界的观众都很嗨。

剧评不好写,还好我们有大智若愚的李安导演,一句话就可以直捣黄龙: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打破善恶藩篱的绝命毒师!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