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独幕剧#15  

2014-07-20 19:1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注:夏日终于来了,我已好久没有一个人宅在家里一天了。窗外烈日脱缰,屋内寡人全裸,正是胡说八道肆意意淫的好日子。

独幕剧#15:《禁秘》

杨默头痛欲裂,这个操蛋的世界,拆房不算现在还要迁坟。他爹娘前后脚走的,每年就是清明能回趟老家扫墓祭祖,顺便看看老家的亲戚朋友。扫墓让他有了踏实感觉,远离城市喧嚣,踏踏青,看看墓地里埋着的爹娘,盘桓几日跟发小们喝几顿大酒,仿佛从梦境醒来,原来一切都在,挺好。然而昨天老家的小姨一个电话让他有种再次陷入噩梦的感觉。

原来村里搞土建,一个城里的开发商看上那里的青山绿水,唯一的问题就是村集体地里的那片墓园,其实墓地并没碍着工程,但是开发商嫌靠得太近,要求月内迁走墓地。狗日的村长当然不敢得罪开发商,一个通知到各个乡亲,说是一家补贴3000块,一起迁坟。听小姨的口气村里人没什么意见,这3000块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而且又不是平坟,只不过移出去几里地而已。杨默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最近家里不太平,老婆作得厉害,单位里也不顺,新来的老总瞧他不顺眼,老是找他茬,偏偏这个时候这次迁坟需要他回去签字,还要定新墓穴的位置,他心里憋着火,这破劳什子事实在来的不是时候。他匆匆订好火车票,回趟家拿了换洗衣服,请假启程。走的时候他给老婆留了短信,却久久没有回音,杨默只能苦笑。

六个小时高铁,杨默焦灼的心毕竟慢慢平静下来,窗外暮色渐浓,杨默的思绪从苦逼的现在回到苦闷的从前。从来的苦闷现在回看都是少年的烦恼,这烦恼是世界的,是永恒的,是金子般的。苦闷踩着地,有泥土的清新味儿,能看到脚印,是少年单薄但结实的背影;而苦逼是悬在空中的,下面是烈焰,嗓子眼里都是焦烟味儿,头顶是酸雨,夹杂着雷电,是成年的杨默埋在身体里的泪。杨默突然想到,迁坟也许是好事,让他歇口气,降落到地上踩踩地气,补充点力气,再被吊回半空忍受煎熬。

老家宅子早就不能住人了,爹娘在他工作以后一起进了城,老两口虽时有龃龉但总算太太平平地过了一辈子,他们生前就说好身故后一定要葬在老家,叶落归根,尘归尘土归土,化成灰,融入大地。墓地是双人那种,他娘先走,他爹随后一年也跟着去了,如今一左一右两个坑,分别放两人的骨灰盒,上面盖着黑色大理石,用水泥封死。杨默回到老家,发现了问题。

小姨一家陪杨默一起去的墓地,既然回来了不免祭扫一下,杨默蹲在墓碑前插香烛,心里默念爹娘保佑,救我出这苦海,正碎碎念着杨默突然怔住,他发现他娘的那个墓穴盖子好像裂了。偏着头凑近了看,那块黑色大理石盖子中间果然隐隐有一条断痕,似乎断了又用胶水之类的补过,上面用黑漆重新描过,时间一长那漆有点褪色,那道痕就隐隐露了出来,看这样子不像新伤,之前杨默每年回来从来没有发现这异样,去年回来祭扫也没注意。杨默再细细看,发现这块石板和他爹那块比位置也不对,略微有些斜。见鬼,杨默倒抽一口冷气。小姨见他突然鬼祟不禁也凑上来,问怎么了。杨默让过位置让小姨看,小姨也“咦”了半天。杨默非常肯定封盖的时候绝对不是这样的,因为他本人当时看着封的。老娘下葬已经快十年了,这些年好像没有注意过有什么不对。

杨默和小姨一合计,反正墓地要迁,干脆起开看看,于是当场就去管理处要了工具。杨默心中抱歉,惊动老娘实在无奈,但这一劫看来也是避无可避,看看骨灰盒是否无恙也是当务之急。于是杨默举着小锤子小心将那块大理石盖子砸开一个小口子,再慢慢往中间砸,才到一半,杨默就看到盖满灰的骨灰盒上多了一个东西,一个同样积了厚厚一层灰的首饰盒子,盒子下押着一张纸。杨默和小姨面面相觑,他先取出那个首饰盒,拂去灰尘打开一看,小姨先是尖叫出声,只见暗红色的首饰盒里夹着一枚钻戒,在一片粉尘中那颗大钻石闪闪放光。其时正是黄昏,夕阳下这枚戒指在墓地里显得如此突兀魔幻。杨默合上盒子,伸手把那张纸小心翼翼地取出来,看得出是有些时间了,纸片脆薄,是老式的红条信纸,上面的灰几乎把上面的内容完全覆盖了。杨默轻轻吹去灰尘,下面短短几行字终露真容。字体苍劲,用钢笔手写:

“阿宝,今世终究错过,虽是遗憾,但也已无憾。你去了,我也行将就木,我暂且把我的心和这枚给你备下的婚戒一起陪你葬下。九泉下务必等我,来世再续情缘。爱你,五郎”

杨默反复看了几遍,不知这信中阿宝是否他的母亲,而这五郎又是谁。给小姨看,小姨也是一头雾水。杨默想自己父母素来恩爱,哪里冒出这个五郎。那一代人有这么浪漫这么大胆?看这内容应当是十年前母亲过世的时候写的,那么这信物可能是之后几年甚至当年这个叫五郎的偷偷埋下的。这枚戒指看起来极贵重,此人应该爱极了这个阿宝,但杨默回想跟老娘一起的岁月从未发现她有感情问题,老娘年轻时候美貌倒是真的,但素来高冷端庄,和老爹感情也不错,虽是平平淡淡,但也从未有重大冲突,怎么看怎么跟这个什么阿宝五郎的没半点干系。但这信物却就埋在老娘墓穴里,墓碑上有老娘的名字照片,说是误会埋错好像也说不过去。

小姨这时已经张罗着把墓穴的盖子拿个临时的石条压上,借一点水泥草草涂抹一圈。杨默坐在路边,看着这戒指和信纸久久出神。沉静的父母究竟有多少秘密被埋入地下?这信物要怎么处理?夜色已至,杨默恍然不觉。

转眼到了迁坟重新下葬父母骨灰的日子,乡里一片忙乱,信物的事杨默叮嘱小姨不要外传,他虽无半点线索但是心里已有了计较。他将父母的骨灰盒恭恭敬敬地放进新的墓穴,然后从怀里偷偷拿出那个戒指和信纸郑重地放到老娘的骨灰盒上,自己亲手把新的大理石盖子把两个穴都封死。杨默默默跪拜,心里默念:娘,看来您老还是瞒住我爹了,但不想被我看到冰山一角。我尊重您的意思,想来您也愿意还那个人一个心愿,既然它被瞒了一辈子,我帮您继续瞒下去,只要您高兴,怎么都行。不知道这位情痴是否健在,感谢他爱您,真正至死不渝。“

当夜杨默即搭火车回城,一路睡得香甜,仿佛又回到那无邪的少年时代,他梦到了年轻的老娘,风姿绰约,一脸幸福,杨默在梦里笑了。。。。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