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独幕剧#13  

2014-03-23 10:2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注:梓莘老师在《东方文化周刊》上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题目非常诡异,叫《她的爱情观》,梓老师以女儿身代入男人心,编了一个狗血无比的虐心爱情故事,我看得真是捉急,在得到她的首肯之下,来篇同人,证明再高明的反串在群众雪亮的眼里还是一目了然滴。

 

独幕剧#13:《爱情棺》

她结婚了,我也结婚;她离婚了,我也离婚;但是我始终与她走在两条轨道上,渐行渐远,终成陌路。

从小学开始她就是我的女神,她长得像我表姐,所以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觉得特别亲近,少年对女神永远不会像成年人那样奴颜婢膝,几乎从第一天同窗开始我就把精力投入到欺负她的各种把戏中去。我弄哭过她几次,但她从来没有报告老师或者家长,她的泪水让我心碎,但我着了魔似的继续招惹她。小男孩不懂爱,只会试图激怒心爱的女生来引起她的注意,小女生也不懂爱,只会在伤心厌恶中跟淘气包们继续你来我往。我们从来也不明白这亲密的讨厌从何而来,二十年后在她的婚礼上我才猛然明白,有时候爱情来得太早,不如不来。

在流行“闺蜜”这个称呼开始,她就不再叫我外号,改唤男闺,仿佛她的巴西龟,顶着一头绿毛,被丢在小玻璃缸里,放个十天半月忘了喂食也不打紧,想到就捞出来虐一番,无聊或伤心时按在桌上能说一夜心事,我枉称少女终结者情场清道夫,在她那里,我就是一只女神豢养的神兽,知道我和她关系的狐朋狗友们亲切把我称为女神的草泥马。我每半年换个女友,身边蜂蝶环绕,但一到她面前,我不自觉地弓背缩颈,做粉红宠物状。

我不是没想过追她,但我是浪子,她却是个贤良,她忠实着自己的初恋,一恋八年。那个男人固然优秀,但在我眼里他从来没有懂过她。她爱白玫瑰,他却只会送红玫瑰;她爱吃酸辣,他却一味寡淡;她有少女心,他却要她端庄;她喜静,他喜动。。。别人说他俩般配,我从来不惜用最大的肺活量来呲之以鼻。我喜欢损他,她总是替我打圆场,但私下我有时脱口而出“那个傻逼”她会立刻沉下脸,有时还会很严肃地警告我,说她不喜欢我这样叫他,我说“那叫傻波伊可以吗”,她会随手拿个东西砸过来,或者真的轰我走。有时我也会调侃干脆咱俩凑合凑合,她的标准反应就是上来打一拳或者踢一脚,伴以瘪嘴白眼切一声,或者骂句“十三点”。最让我沮丧的是有时她会拿他跟我比较,象一个家长,他成了人家的孩子,我成了不争气的自家赤佬,她还常劝我收收心,找个好姑娘认真过日子。我也劝自己,大家各有自己的生活,何必对她太在意,能做女神的闺蜜或者坐骑已经是无上的荣光了,这样的相处随意舒服,蛮好。但每次她约我出来哭诉他的绯闻或者不好,我还是会陪坐到天明,说些段子让她破涕而笑,甚至帮那个傻波伊说好话,等做完情绪垃圾桶一个人回自己狗窝的路上,我偶尔感到心底肿痛,感怀我才是真正的傻波伊。

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出差,在旅途上看见什么好东西总会想到她,但有时买了却又不好意思给她,觉得太做作。我房间里有个五斗橱,两个抽屉里放满了只有少女们才会喜欢的小玩意儿。我有几任女友翻到我的抽屉都会尖叫,为了避免麻烦我会说这是我偷偷拿回家的样品,感谢我的卖场买手身份,这样的谎言对付这些无知少女是够用的。我往往会故作潇洒的说喜欢什么尽管拿去,心里则对自己鄙夷得不行,她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命中克星,我能飞出十万八千里,但心总是被拽在她的五指山里。我有时担心我这样一个大好青年会不会因为她成为剩男,明明可以做个情圣,但依然表现得像个小学男生。我也有想过认真地谈个恋爱,像个正经人那样娶妻生子茁壮老去,但是日月如梭,我在如梭日月中丧失了爱的能力。

本世纪初她和他终于结婚了,我当了一天的司机和小工,她挨桌敬酒,我始终保持两张桌子的距离张罗忙活,她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不在宾客桌上,我没有喝她一口喜酒,没抽一根喜烟,在宴席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留下当天最大的一个红包偷偷地提前溜走了。她没有找我,事后也一句不提我的不辞而别,就像那只绿毛龟,在玻璃柜里一动不动,就算一百年也不会有人发现,以为只是一块覆盖着苔藓的鹅卵石,被扔进记忆的垃圾堆里。

我很快也结婚了,是个酒桌上认识的姑娘,她没有参加我的婚礼,因为她陪他去了国外读博士。她托人送来一个更大的红包和给新娘的一串昂贵项链。老婆问我她是谁,我淡淡说是我一个表姐,很久没联系了。时间是相对的,有时快有时慢,一眨眼三年过去了,在一个聚会上我听闻她回国了,一个人回的,说是离婚了。我赶紧拨她的旧号,终于在一个午后重新和她坐在一张咖啡桌旁。我问她为什么回来了不告诉我一声,她淡淡一笑,说大家各有各的生活,不想打扰我。我问为什么离婚,她看着窗外,仿佛在回我的话又像在自言自语,她说原来有些事是不该强求的,婚姻的开始就是爱情的结束,曾经以为的顺理成章其实是自我催眠,人往往会选择性地对一些事实视而不见,现在才发现感情是宿命,看不看见都得跟着走,走完才算两清,现在这样一个人蛮好的。我沉默半晌,问她你知不知道我一直都喜欢你。她回头,笑容慢慢绽开,你是我闺蜜,闺蜜当然就是互相喜欢的。我有些发急,我不要做闺蜜,我要娶你。她抬起身在我肩上重重捶了一拳,你怎么还是这么没正经,好好过你的日子,你不是我表弟吗,你想乱伦啊。我掩饰地笑笑,也转头看窗外,一时两人都无语,我看到外面春暖花开万物生长,但那灿烂的阳光把我的眼睛刺得好痛,都快流出泪来了。

半年后我也离了婚,但我再也没有找到她。她一个人去了澳大利亚,走得隐秘而匆忙,起飞前才发了一条短信给我,只有一句话:我走了,不回来了,谢谢你照顾我这么多年,忘了我吧,祝你幸福,再见!我打过去她的电话已经关机。人生就是这样,总是在错过,有时候爱情来得太早,不如不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