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酒酿饼的黎明  

2014-04-20 23:04: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礼拜连着吃了24个酒酿饼势必会对生理心理产生不可逆的影响,我没有半点腻,但旁观者可能都有了恶心的感觉。其实酒酿饼并没有好吃到龙肝凤髓的地步,但正如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二,这些草根的米面糕团背后都是故人乡音血脉亲情。无论天涯海角,这一口香糯的酒酿饼总能让我心里小溪潺潺云淡风轻。周六酒酿饼的存货全部消耗殆尽,晚上居然梦到了家乡的黎明。

那是昏暗的没有路灯和车水马龙的黎明,天地都睡得香甜。记得王昌龄有首《初日》,诗曰”初日净金闺,先照床前暖。斜光入罗幕,稍稍亲丝管。云发不能梳,杨花更吹满“。古人黎明即起,认为是合乎天人关系,是响应伦理的当然,而诗人天性浪漫,总会在条条框框里夹带私货,把晨起写得香艳暧昧,他们没有朝九晚五或者上学打工的压力,早睡早起身心健康,白天不懂夜的黑,仿佛儿童,真好。

而我从有记忆起,黎明从来是来者不善的。儿时嗜睡,东方鱼肚白初起,我就会被老娘揪着耳朵叫醒,这种晕眩中与意识酣战的疲惫,在成年后的宿醉中常有体会,模糊的理智和暴力的家长跟还在昏睡的身体对抗,人格被劈成两半,人最大的敌人果然就是自己,而战斗的具体对象就是褪黑素。意识要超脱肉体,恐怕连高僧也难做到,何况千千万尚在发育亟需睡眠的孩童们能自如应付的。这种从小对于黎明的恐惧在今天才有了学名,叫做”起床气“。我对故乡的记忆除了饼面米菜,仿佛永远无法摆脱那跟黑夜无异的黎明,半梦半醒间昏黄的灯火,远处偶尔的人声犬吠,以及那宿命般的困倦。

在梦里我居然还闻到了那时的黎明特有的清冽味道,水乡腥甜的氤氲如今再也不会闻到,就算还在故乡,如今雾霾的熏燎也会让人生出乡愁吧。而比PM2.5更让人喘不过气的就是生活的压力,黎明意味着战斗的号角,不管清冽还是熏燎,管你大人还是小孩,都要在这灰暗的时分起身,各有各的仗要打,因为听说只要没有退休或者是某二代,大家都有一个战斗的青春,自然醒是一个传说,从记事起似乎就缘悭一面,而这种阴霾的青春真是没完没了,所谓不老的传说在那黎明时分总是带着苦涩的自嘲。

我一贯恨黎明,它恪尽职守地扰人清梦,闹钟是它的帮凶,雾霾是它的号角,灰暗的人生永远是从灰暗的黎明开始,但是在这周末的梦里,我却无比沉醉,仿佛梦回了唐朝。感谢舌尖上的酒酿饼,赠我如此余香。。。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