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失眠  

2013-08-29 23:4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一丁还是初哥,当然他早就不是处男,我的意思是说他和我一样还是社会新鲜人,处于睁眼看世界的阶段。有一回来苏州看我,顺便拜访我爹娘。拜访前我们还在谈理想谈人生谈宇宙洪荒,一见我爹他立马换了一副嘴脸,仿佛一个瓷娃娃往泥塘里一滚,钻出来抠鼻屎吐浓痰一手香烟一手黄酒,跟我爹大谈世态炎凉,临了还不忘开导我爹:“爷叔,侬只要吃得下饭,睡得着觉,日脚就可以了,其它都是假的,侬港对伐”。我爹满面堆笑,仿佛领导在找他谈话,迎合着频频点头:“对格,对格”。我在震惊一丁的世故表演之余(没错,我坚信那是表演,当时他应该换身睡衣睡裤加山寨耐克拖鞋再上楼的),记住了那句金子般的话“吃得下饭,睡得着觉”才是真实人生,其它金钱美女全是扯淡。

时光荏苒,等我们都快不惑之际,我才反应过来,当年这句不合时宜用来哄老头老太的话,实在是像金子一样闪闪放光芒。如今的我们吃饭基本是完成任务,一肚子地沟油,吃嘛嘛臭。睡觉嘛,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浑浑噩噩,搞不清到底是缺觉还是少觉。以前我是过劳没得睡,眯到一刻算一刻,现在因为要跨洋视频,习惯了不到子夜不睡觉。时间依然捉襟见肘,工作苦逼一如既往,结果就是睡得越来越少。还好我基本倒头就睡,沾枕头就着,失眠于我类似文青的矫情。尽管微信圈里总有人失眠,我却宁愿相信那是晚睡强迫症的另一个说法。老话说话不能说得太满,连想也不能想得太满,我还在得意睡眠少而精的时候,却迎面遭遇相当诡异的一次失眠。

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上周四一切正常,与往常并无不同,上班下班吃饭锻炼,宅在书房看书上网,喝了一瓶可乐,吃了一点零食,然后跟温哥华视频,到11::30结束,贴一首歌曲,是KT的《other side of the world》,然后上好闹钟关灯睡下。我在黑暗里闭了一会儿眼,想了一会儿金钱美女,等待昏沉和意识离去。屋外时有虫鸣和人声,夜色里仿佛隐藏了什么秘密。过了不知多久依然不见睡意降临,我翻身把两腿拉开,测量床的宽度,体会各个筋络被拉开收回再拉开在收回,这样玩了一会儿,觉得纳闷,怎么脑子越来越清醒。在黑暗中睁开眼,发现没有光明降临,赶紧又闭眼,开始思考为什么还没睡意。想了一会儿不知所以,又转个身体换个姿势,假装睡着。这具皮囊实在狡猾,很难骗过去,我告诉自己放空,放空,思绪却越来越湍急,一浪接着一浪,头脑越来越清醒。。。我听到更远处的车辆行驶,人声幢幢,深夜的城市似乎并不安宁,偶尔还有狗吠,妈的,由此想到隔壁邻居家新养的狗,又丑又笨,搬来这么多日子,每天我回家它都要隔空狂吠,我每次一边换鞋一边几乎是习惯性地要骂一句“笨狗”。想了一会儿笨狗,发现依然没有倦意,这是怎么啦,按下钟上的夜灯,已经是12点半。

我重新躺下,千思万绪中慢慢陷入昏沉,这就要睡过去了。。。。突然,感觉有股力从背后生起,把我猛地弹起,我一下惊醒,愣了几秒钟,首先反应是不是地震了,几乎就要找掩体,但侧耳倾听,并无什么动静,渐渐放下心来,头脑一片清澄,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遇到过一次5级左右的地震,也是在床上被一下子弹起来,我第一反应是不是舅舅家的那只狗躲在我床下面,然后就是老娘慌慌张张地冲进来拖我起来,应该也是夏天,没有印象穿衣服或者盖被子,站在露天看到邻居们都出来,困倦中微微发抖,不知是被惊着了还是兴奋,然后在不知谁的怀抱中沉沉说去。。。。这么想着,更加清醒了起来,小时候那些微小的细节都被一一回顾了一遍,忍不住又看钟,已是12点51分,子时就要过去。我干脆开灯起身,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拿起手机现场直播了这一盛况,还没放下加拿大的亲友们纷纷发来贺电,跟GRACE讨论了半天女朋友的事,然后重新睡下。

我闭着眼在黑暗中假寐,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句话,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真的是唉,我努力和身体谈判,却总是讲不到一块儿去,最后不欢而散,身体认为应该睡了,第二天还有外事任务,思绪却自顾自地徜徉在胡思乱想的海洋,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跟荡秋千似的一会儿荡到几千年前,一会儿荡到几千年后,风吹过,短发在呼啸中猎猎飘扬,脚下有镜面般的湖水,水波不兴,一眼到底,湖底水清沙幼,有黑色如蝌蚪般的不明生物飞一般地移动,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它们根本不是在游,而是像电子一样瞬间移动。。。。在这莫名的风景里,能听到窗外有风吹动纱帘,虽然潜入夜细无声,但我的感官在此时被放大一万倍,我甚至能听到金属挂钩和窗帘杆上的木圈摩擦的声音。我忍不住再次睁眼,看钟,已是凌晨两点三刻,没有丝毫睡意,我只得再次开灯坐起,现场直播后干脆看书,许倬云教授的《我者与他者》,还剩三分之一没看,趁着这几乎是偷来的时间我一口气读完,间歇着跟温哥华的亲友们打情骂俏。直到三点半左右,睡意才姗姗来迟。我再次躺下,这次没等我想什么,几乎瞬间就睡过去。清晨6点半习惯性地睁眼,叹口气洗漱上班,头昏昏沉沉,等到上路精神才恢复正常。到单位中国的亲友们开始接棒,在我的微信圈里纷纷留下唏嘘和感叹。

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于整个白天我都在等自己倒下,但是精神和神色一样如常,没有困倦的感觉,这简直是见鬼了。中午因为应酬连午觉也没机会睡,只是有些小倦,但我很清楚这不是因为昨夜的失眠,而是因为习惯打盹却没有午休导致的。整个下午和晚上我都在等待,但,仍然,依旧,还是没有什么特别反应。晚上应该会早睡了吧,但等到视频完,又要将近午夜时分,还是没有特别的困倦。我几乎有些忐忑了,这是怎么啦。

还好,第二天晚上的睡眠没早没晚准时来临,一夜无梦睡得很沉很香。这个奇怪的失眠就这么突然造访,我进去泡茶准备款待,端着茶出来却发现它早就消失不见,至于它为什么来,为什么走,这辈子恐怕也不会有答案了。本着一天不睡七天不醒的迷信,这之后也没有任何异常,它悄悄地来,正如它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片糕。。。。

怪吧?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