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独幕剧#9  

2013-07-28 21:5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注:在战火纷飞的岁月在富不养文的年代才会有振聋发聩的作品问世,乍停还转的文艺心在终于悠闲的午后却像半年没开的汽车一样一时打不着火了。想写家书,想写时评,却提笔忘字,像哑巴长着嘴赫赫出声但一个词也说不出来。还是编故事吧。郭老特地来电提醒我写故事要沾地气,但郭老不知道的是我在尘土里天天滚得灰头土脸,总算可以偷得半日闲,却让我再下地去跺出点烽烟,这让我情何以堪。。。。

 

独幕剧#9: 哈利波特大

杨默在警局的最后一天心里五味杂陈,20出头就进了这一行,一干40几年,虽是个老警察,但说来惭愧,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小镇他的职业生涯大多耗在牌桌和酒局上了,经手的案子大多是家长里短偷鸡摸狗,别说恶性,就是重大也没几桩,派出所有枪,但除了早些年的业务培训,杨默根本就没用过枪。当然不是说他盼着出事,地方平安是大家的福气,更是干警察这一行的运气,只不过这说退就退下来了,突然就要离开熟悉的单位和老伙伴们还真有些舍不得。从两个礼拜前欢送他的饭局就开始了。杨默不是领导干部,但一向与世无争,对上对下里里外外也都和和气气,是著名的老好人,大家都挺喜欢他。所以镇子上有夫妻怄气打架之类的出警一般都叫他去,他穿着一身警服却表现得像个居委会大妈,给警民鱼水情做出了相当的贡献。小镇太小,谁都认识谁,所以有时他下班了都有人找他去劝架。杨默常常苦笑,这个警察当的也太不威风了。

今天是当班最后一天,一早所长政委都过来慰问一番,同事们也流水介地过来坐一坐,半天下来两包烟都散没了。但杨默却总觉得有点坐立不安。他盗版电影看得多,不管是好莱坞还是港产片,警察的最后一天或者最后一个任务往往会出事,轮到最后一次的这个主十之八九要嗝屁。一有这个念头他自己也笑出来,想自己真是电影看多了作了病了,这么个小地方能有什么屁事能让他摊上。但杨默忘了有那么四个字,叫做“好死不死”。好死不死,这么狗血的情节就让他给碰上了。

下午刚吃完中饭,还没冲饭盒,片警小王就慌慌张张冲办公室里喊:“出事了出事了,快去会议室”。杨默手一抖饭盒掉到水斗里,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不会吧”。

当值的几个同事一起奔到会议室,所长沈强已经等在那里,腰里及其罕见地别着枪,杨默的心狂跳,这一定是出了大案了,否则没有这个阵仗。沈所膀大腰圆黑黪黪的大脸盘,同事们背地都“老狗”“老狗”地叫,这时的老狗满脸横肉乱跳,黑里泛红,平时领导做派荡然无存。他清了清嗓子,然后又清一次,想想不妥又清一次,副所长老钱急了,“老沈,快说啊”。老沈胖脸一抖,结结巴巴说:“各位,今天上午中学教初二物理的张老师,你们认识吧,就是张峦睐,把他老婆捅死了,学校报的警,说张老师还在宿舍里,他们没人敢进去,保安把宿舍楼清了,守在门洞,让咱们马上出警。”杨默听了脸都歪了,张老师他认识,本乡本土的,他的老娘好像还是杨默大姨妈的同学。印象里这是一个很儒雅的学究,怎么可能干出杀妻的事出来。其他几个同事也大多认识张峦睐,大家面面相觑,都觉得不可思议。老沈沉吟片刻,一挥手,“都带上家伙,一起去”。杨默心又一沉,好死不死,明天就退休,今天居然“终于”碰上大案子了。这“终于”实在不是杨默想要的,特别是今天。

派出所几乎是倾巢出动了,除了内勤、户口这些文职的,其他人都搭了唯一一辆依维柯赶去中学。他们一到,宿舍楼下乌泱乌泱的人群轰然让开一条道,到处都是兴奋的脸,毕竟在这个小镇八百年都出不了一件凶杀案,这些老师学生简直是幸运儿,居然亲身经历一件足以讲上一辈子的历史事件,群众压根没有表现出半点恐惧,如果不是保安拦着,有一小撮太过无聊的败类甚至要冲到现场看热闹了。杨默暗暗摇头,一边跟着大部队上楼。张老师住在三楼,这时一二层都没人了,楼道空空荡荡,配合楼外嗡嗡的人声,这里的寂静显得极不真实。

沈所夸张地拔出了那把五四小手枪,杨默差点笑出来,他那只胖手恐怕都不能完全塞进扳机扣,在他手里像个玩具,而且他弓着身子,但肚子太大,弓了30度就下不去了,哆哆嗦嗦紧紧抓着栏杆,杨默几乎开始担心他不要滚下来。十几个人纷纷抽出警棍电棍,憋着气跟着沈所蹑手蹑脚地上楼。

他们事先问过学校,张老师住在302,这是7、80年代造的老式筒子楼,长长的过道里堆满杂物,还有一个生了一半的煤炉,在楼道里烟雾缭绕,营造出亦真亦幻的气氛。一群大男人半蹲在302外面大气不敢出,屋子里没有什么动静,老沈仿佛被施了定身术撅着屁股远远蹲着一动不动。过了10分钟杨默腿都麻了,心里刚在骂娘,沈所突然转身冲他招手,杨默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看着沈所一脸复杂,旁边几个人亟不可待地开始拉杨默往前,杨默这是才发现自己一步都跨不动了。杨默半推半就地蹭到沈所身边,沈所嘴巴凑到杨默耳边,手里的五四高高举过头顶,左手紧握拳头护在胸口,仿佛在宣誓:“老杨,你是老党员,你先上。”杨默眼前一黑,气得差点晕过去。沈所继续在他耳边絮叨:“你处理夫妻关系有经验,这多半是夫妻口角动的手,张老师你也认识,你过去稳住他,领他出来,我们在外面接应。。。。”杨默差点吼出来“去你妈的”,上午还亲切慰问,下午碰上事了就把他顶到前面,人情冷暖,这人还没走呢,茶杯就往脑袋上扣啊。

杨默定定心神,对沈所说,“把枪给我”,沈所一愣,没想到他来这么一句,杨默心想“他妈的,是祸躲不过,火起来还能开一枪,也算没白当这么些年的警察”。沈所还在犹豫,杨默一把把他手里的枪夺过来,把自己手里的警棍塞到沈所的左胳肢窝里,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杨默已经站起身来,破罐子破摔地走到302门前。他轻轻一推门,门没锁应声而开,屋子里昏暗一片,但地上刺眼地躺在一具白花花的女人身体,一丝不挂,胸口一个血口子,在白得瘆人的皮肤上像朵大红花妖异地绽放。张栾睐光着膀子坐在已经塌了的布沙发上,双手抱着头,右手兀自抓着一把剪子,上面的血滴在张栾睐的胸口,也像一朵花划过他的身体。杨默进门张栾睐抬头看了他一眼,杨默看到他双眼已经哭肿,满眼血丝。

杨默毕竟是老警察了,看这样子张老师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他似乎不经意地就把枪藏到屁股口袋里。他慢慢靠近张栾睐,离他五步左右站定,顺便又看一眼地上的女人,似乎还有呼吸。杨默开口:“老张,张老师,这是咋回事嘛?好好的怎么啦?”边说边又偷偷又往前一步,看他没反应又蹭了半步:“张老师,有事好商量嘛,两口子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怎么动刀动枪的。”张栾睐不禁又抽泣起来:“这个死女人,死女人,呜。。。。”杨默一看他肯开口松了一口气,又往前蹭了半步:“老张,咱把剪刀放下,赶快收拾收拾,你看这多难看。”张栾睐抬头呆呆地看着杨默,“啊”了一声,杨默看他没有防备一把抓住他的右手顺势一转,张栾睐毫无反抗,手一松剪刀掉地。杨默一下扑上去,把他死死按在沙发上,高声喊沈所他们进来。门被一脚踹开,十几个人蜂拥而入,几乎就踩到地上的女人,一下把小小的客厅塞得满满当当。大家手忙脚乱把张老师拷上,检查地上的女人,果然还有呼吸,赶紧包一包抬出去抢救。张栾睐全程没有反抗,顺从地伏法。

案子审得很顺利,就是夫妻吵架,张栾睐一时失控用剪刀捅了老婆,但原因让所有人失笑。原来张老师一直嫌老婆胸小,老是拿她的胸说事,其实他就是嘴贱也没有特别在意,结果他老婆受了刺激,偷偷去了城里做隆胸,假称是去看亲戚,等到恢复了才回。这婆娘本想着给张老师一个惊喜,结果张老师一摸之下发现不对,一问原来老婆的胸已经不是原装的,殊不知张老师是最不能容忍着假货,原来虽说是飞机场好歹原汁原味,这下变成形象工程,山峦叠嶂之下全是硅胶,跟地沟油塑料猪耳朵没什么不同,这一气真是玉石俱焚,两人一起厮打,张栾睐一时失手把她扎翻。她老婆也是命大,剪刀短,又被硅胶挡了驾,只是惊惧外加失血昏了过去。

杨默就在这混乱中度过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天,总算不辱使命,还夺了所长的枪,也算过了一把瘾,成了这个故事的第二男主角,被镇民们传唱,说得神乎其神。杨默半夜才回家,腰酸背痛躺倒在床,顺手从床底把那个充气娃娃拖出来,摸摸那对硅胶巨乳,哈哈一笑,沉沉睡去。。。。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