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小主还乡  

2013-04-06 01:52:25|  分类: 双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的加拿大雨季乍停,3月的中国莺飞草长,我家小主驾着祥云,人生第一次还乡。我依然记得幼儿时的乐乐回答阿公阿婆们的逗弄:“我的家乡是苏州”,哪里想到十几年后她真的飞去了海之角天之涯,苏州从本土猛然变成了故乡,人生的变奏总是超出想象,千回百转,只留余音绕梁。

我带着父母去茜茜家接她,她披头散发架着眼镜,带帽衫宽腿裤,脚上一双烂了鞋帮的运动鞋,踢踢踏踏地奔出来,爷爷奶奶一起发出惊呼,去年那个粉红小兽怎么突然变成高头大马动物凶猛了。加拿大的水土养人,乐乐这次回乡让所有亲朋故交都大吃一惊,大家都说啊呀呀,乐乐怎么长这么高这么大,都变成大姑娘了。我这才惊觉,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早跟着万物一起疯长,等我们回过神来,乐乐已经长大了。

乐乐的春假将近3个星期,可惜我的公务暴增,忙到不可开交,真正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好在她的“档期”排得颇满,同学朋友家长姐妹轮流约见,她住东家吃西家,也忙得不亦乐乎,经常听她在电话里打招呼“不好意思今天不行,要不明天”。她说自己好像明星巡回,排场挺大。

我之前每天都跟她视频,中间也来回跑跟她在一起有些时日,但这次这位小主回来着实让我也有些惊讶,之前她的惫赖固执都不见了,待人接物四平八稳,说话做事张弛有度。跟人讲起加拿大见闻和生活都有条不紊,让她秀英文也是落落大方张口就来,甚至有人要看她湿疹恢复的小腿她也自然地卷起裤管,这在之前那是打死她也不愿意的事啊。那大家当然就惊叹不已,我当然就暗自得意,她果然跟回来前承诺的一样,满足了所有人的好奇心,配合了所有的安排,最后皆大欢喜。只是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故态重萌,偶然耍赖,也是撒娇的多。我张罗着给她买这买那,但她总是说不用不用,不需要犯不着,浑身散发正能量。她原来一起长大的小盆友们跟她重聚,在她海龟的光芒下无不扭捏失措,她就谦虚优雅,做平易近人状。我多少不适应,但群众就一致感叹还是加拿大的教育先进,提醒着我原来的乐乐是如何的冥顽不灵。我一时恍惚,到底是加拿大改变了她,还是她自己到了年纪突然开窍,做为忙碌主外的父亲我对她的变化也有些惊疑不定。

还有更让我惊讶的,乐乐跟大人孩子谈话的时候,经常引用一些来自我的观点,比如中西社会的差异,对人文艺术的偏爱,对人生观教育观世界观的评价,我有时差点笑出来,她一本正经跟别人侃侃而谈,跟茜茜讨论将来要选修的专业,仿佛自己的人生历练足具,不禁让我想起她三四岁的时候奶声奶气地说“我小时候”如何如何。只有我知道她不过是拾我牙慧,但已足够把群众唬得正襟危坐刮目相看。我不禁暗暗感叹,虽然我很少言传身教,但小盆友真像一块海绵,用力地接收大人的只言片语,变成自己的营养。我总是跟她强调我说的话不过是我个人的一家之言,但她紧拉着我的手如影随形,慢慢爬上我的肩头。我不得不相信终有一天她会看到我也未尝得见的风景,然后越过我,朝着我不能企及的方向一骑绝尘。昨天我跟她一起喝下午茶,我跟她说我们都是井底之蛙,只不过我的井比你的大一点,乐乐深深看我一眼,回道“我总有一天会大过你,到时候我带你看世界”。我眼镜碎一地,那个哭喊着不要不要的小孩去了哪里?原来在她成长的岁月里,我恰似这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春雨,等到东方既白,她早已春暖花开。

短短的春假里我们珍贵的时光偶尔交织在一起:我带她试各种成人M号的衣服裤子,她总是抗议“你怎么这么喜欢shopping咯”;我俩在车上用英语讨论她的和我的人际关系,讨论基督教的历史,讨论为什么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这么想不穿;她跟我一样喜欢坐在厕所里看书,命令我把这本书那本书送到厕所里,还特别点名那篇《看啊,那人》;我带着她和茜茜去吃必胜客,她俩感叹好久没吃蜗牛和雪域蛋糕,地沟油炸的鸡翅实在比加拿大的好吃太多;我给她听我下载的左小祖咒万能青年旅馆川子张玮玮,甚至是儿童不宜的《织毛衣》,她说真好听啊,傻X的英文不是不等于那个F word,那个FXXX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在扫墓的路上一起跟唱《米店》,她跟我讲四三拍和四四拍的区别,我跟她讲宜家的摆放艺术和中国的古代挂画风雅之间的关系,我们走在墓地里又不禁谈起生死的问题;我把吉它调好弦,一边拨弄一边劝她下学期不要修笛子,还是选吉它比较好,但她说我想要用笛子吹《天空之城》呢。。。。。。。乐乐真是越来越像我,由形而神,虽然中间有大洋阻隔,但血脉却愈发紧密,我好奇究竟未来的她会是什么模样?

夜已深,乐乐的回程在即,她和回来之前一样辗转反侧不能入眠。我怒斥你怎么还不睡,明天还要早起,她说那我能不能睁着眼不动,我说可以。过了半响我举着笔记本用屏幕光检查,她果然一动不动,但眼珠子笑盈盈地乱转。我作势要打,她嘻嘻笑着踢脚过来,嘴里喊我踹死你我踹死你。。。原来天一黑,那只讨嫌的小兽就变回原形。我反而放下心来,她毕竟还羽翼未丰,还在我们的脚边活蹦乱跳四蹄生风。某一天,她会突然伸展出巨型的翅膀,扶摇直上九万里。希望她能记得回来,带我去看看她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