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昏睡百年  

2013-03-10 23:44:23|  分类: 练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清晨在狂风呼啸中醒来,时间7点半,尿个尿,喝点水,翻翻书,看下新闻,刷下微博,到10点半觉得睡意像潮水奔涌,卫衣都没脱一头栽倒又沉沉睡去。睡梦中前尘往事纷至沓来。

回到民国。做为一个革命党,我虽有报国的胸怀,但内心实在对家人有刻骨的愧疚。我有殷实家境,但进了新式学堂接触新思潮后,我的目光所及才一眼千里。原来这个世界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我顶礼的皇朝不是我想象的皇朝,我的富家子弟身份不是骄傲,俯瞰之下我绵延百年的家族居然是民族的耻辱。将我视若珍宝的父母愿意为我倾尽所有,不想他们出资让我求学受教,却是将他们自己和我一并送上死路。我以为我看到了真理,为了真理我们要抛头颅撒热血,其实我们不知道的是,国家早就千疮百孔,我们虽然加速了它的灭亡,但也把这个民族拖入更深的苦难中。我得到消息,党内的学长已秘密启程赴京,他要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我们江南的同志需要策应,一旦事成我们必须刺杀两江总督端方,青帮的兄弟和四川的哥老会已安排好人手,里应外合一起举事。我早已热血沸腾,为了革命和那个素未谋面的孙先生,我愿意献出生命,我不确定我的牺牲是否值得,但我确定在这历史的生死一刻我已没有任何退路。

我的一切行动都瞒住父母,但是瞒不过我的妻。她是媒妁之言,虽然抗拒这种赌博式的婚姻,但我不忍让父母失望,我已将他们的性命绑在我的革命战车上,我实在不想在他们的期望上再踏上一脚。我的福祉在革命,儿女情长不是革命者的重心。但我还是有不忍,了了二老的心事,却又赔上一个无辜者的命运。她出乎意料的美丽贤淑,对我对公婆事事尽心,她越是如此,我越气滞,我觉得她是上天派来专为消磨我的英雄气概考验我的革命情绪。相处的日子越多我心里越慌张。同志们需要我,革命需要我,我的注意力不能被她打扰,我要做的是经天纬地的大事,而大事常常被情爱所败。所以,我故意晚归,常常找借口在酒肆买醉或往邻城奔走,我怕回家,怕看到她的美好,怕陷入她的无尽温柔乡。可惜不管我回的多晚,她总是等在屋里,我的醉眼总看到她的忧愁和憔悴,挥之不去。我故意训斥她推搡她,但在深夜里,我总能感到她从背后紧紧抱住我,泪水顺着我的肩胛默默流下。其实我的心何尝不在流血流泪,我在热血和柔情间左右摇摆,我在抗拒和屈服间进出失矩。我常在她沉睡的时候忍不住观察她,用目光欣赏她的玲珑,我握住她的手,偷偷亲吻她的脸颊,但一到天明,我又要板起脸,躲开她忧伤的目光,匆匆离去。我总是急急摆手叫下人开门关门,只为隔断背后深深的眼神。

形式急转直下,学长刺杀摄政王失败被拿下,关进京师天牢生死未卜,我们的据点被官府探到,我和其他五个同志当场被捕。临刑前的牢饭与前两天不同,多了一碗肉和一碗酒。师兄叹口气,咱们的日子到了,下辈子再做兄弟吧。我想到父母弟妹,想到她,肝肠寸断。家国难全,在历史洪流里没人会注意我们这一点浪花,但是在我的生死轮回里,这份情愫再也无法还清。在我的头颅离开身体的刹那,我的目光穿过屠刀、难友、人群,看到了她。我有一滴泪流下,在空中风干前,我认出了她,她是我无数世前在草原上驰骋的宝马,是我在禅修时摄我心魄的一只小兽,是我在绝顶采药时咬伤我的青蛇,是我进京赶考路上留宿我的丫头,是在北蒙沙场将我砍翻在地的女将,是去扬州的渡船上披着面纱的美妇,是在杭州灯会上回眸一笑的女童。。。。原来千百年来我们都没得道,始终纠缠,擦身而过。。。这一世不过是千百世中的又一次遇见。谁欠谁的,早已忘了,我们不过走在再相逢的路上。再见,我的爱人。

大梦后觉,睁眼一看,居然已是下午三点。给加拿大发出face time,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hi honey......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