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金线  

2013-01-17 23:54:49|  分类: 影评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唐谈到文字有金线,上下品凭此高低立现。他是在评说韩寒代笔的公案时提及此线,暗示代不代笔另说,但韩付梓的文字显然都忝列在这条金线之下,即便真有代笔也是庸笔一枚,不足挂齿,云云。他说得含蓄,但还是不出意料地惊起一滩韩粉,搅起轩然大波。作为回应,他再写一篇,历数古往今来几段高悬在金线之上的文字,证明韩寒文章差着无数车身几百里地。

虽说有一百个观众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文章千古事,历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的确人人心里都有一根线,把千古文章切成两坨,上下一线之隔但已谬之千里。群众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高低始终在那里,不悲不喜,群众望着一山更比一山高,不识金线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两天的厕边书锁定刀尔登的《旧山河》,见识了什么是“线”上的文章。抄录一段如下:

“谬托知己的好处,是能令死者不寂寞。屈原行吟泽畔,只有一位打渔老头同他说话,怀沙之后,汩罗江水,笑纳春泪,洞庭湖鱼,餍饫角黍,都是托了他的福。往来凭吊的,把江岸踏平,特别是未仕的士子,去官的官员,羁旅的旅者,失恋的恋人,胸怀大志的志士,不杀伯仁的仁人,或失意而后,或得意之前,国而将去不去,家之半出半入,自以怀瑾握瑜,不得展示;于是一临清江,浪浪沾襟,乃知与屈老先生志同道合,命兼运齐,纵非灵均转世,也是三闾托身,免不了要做两首哀远的诗,赋一篇伤近的文,方才转悲为喜,怀金而去。”

上周末才跟小鹿解说什么是珠玑什么是口水,马上就看到这金光闪闪的例句,心中道一声“惭愧”。看刀尔登的短文,除了厕纸和书签,必须随伺左右的还有IPHONE,因为有太多的生僻字和典故,我必须不时百度才能跟上才子的思路,如履薄冰行走金线,稍有不慎就坠入“下流”里去了。这种信息密集和考究程度在口水泛滥的现代文坛实属难得,我经常看得唉声叹气:还有什么比让一个自以为学富五车的文青暴露文盲本质更让文青沮丧的呢?

文字是花,思想就是根茎,花朵再美昙花一现也是枉然。刀尔登抹掉历史的大花脸,剖开史记的皮毛,披肝沥胆深入骨髓,还原历史的血肉和神经,这是比金线更珍贵的瑰宝。读史当如是,小生我受教了。。。本来还在想长途飞行带本什么书好,又要轻装又要耐嚼,如今这个问题迎刃而解:何以解困乏,唯有刀尔登。

下一封家书,要跟乐乐讲讲金线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