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倚马无言  

2012-08-22 00:09:20|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文章越写越差,也常心有所感却提笔无言,我反思是由于身体孱弱状态低迷所致,看黄片太多看正经书籍太少,整日活在狂躁的节奏里,与傻逼共舞,共二货一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又自甘堕落,这一身腥臭怎能执生花的妙笔。

下班以后除了上厕所的时候翻几页杂志,我已经很久没有沉下心看书了。浮躁是迷思的缘由,堕落是混沌的终究。周六夜晚瘫在床上,听着“虾米”里随机播放的音乐,翻翻梁漱溟的《这个世界会好吗》,这才发觉只有阅读才能拯救迷失的灵魂,沉浸在文字里才能得到精神的救赎。家里固然有嗷嗷待睹的影碟无数,但也有一批尘封已久的书籍等我临幸。不沉淀,无升华,我决定放弃电子产品,回归纸书的世界。这单人的静夜正是大好的读书天。读了才能写,我的日志本就不是为了记录那些鸡零狗碎无病呻吟,而是要留下思考的轨迹,将来慎终追远才能有迹可循。思考从何而来?肯定不是坑爹的3D肉蒲团;思考因谁而来?是仓颉老师不是苍井空老师。这是彰然如明月的事实。

从倚马万言到寂寞无声,这可能是大音希声的境界,也可能是文思枯竭的象征,于我,后者有最大的可能。我能做的就是重新投入书海,聆听大师们的教诲,瞻仰骚客们的风采,于无声处听惊雷,在无形中窥大象,远离三俗,靠近真相。没错,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本周暑气渐退,浊气下降,该当心如止水,观鼻观心,重新审视观察,看看我在实修的路上停停歇歇到底能走多远。

提到梁漱溟,在厕所里看到一段不知哪里的轶事让我竦然而惊。他的夫人去世,他写了一首诗“痛悼”亡妻,内容是

“我和她结婚十多年,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正因为我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我,使我可以多一些时间思索,多一些时间工作。现在她死了,死了也好;处在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她死了使我可以更多一些时间思索,更多一些时间工作。”

我靠,大师的境界果然不是凡夫俗子能理解的。这哪里是痛悼,根本就是长吁一口气击节而唱“她总算死了”。。。所以人要多看书,书看得多了,就能像大师一样放厥词而不被吐槽。我看到这段话,倚着马桶长久无言。。。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