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国际小孩纸  

2012-08-02 00:26:36|  分类: 双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问乐乐最近英文可有进步,她答蛮好的,我说你说两句来听听,她问说什么呢,我说你今天做了些什么事,她回答:I eat-er, I drink-er, I listen music-er, I play ga-r-me....我打断她,你play神马?她说:ga-r-me,游戏。我:oh,game哦! 她继续:爸爸,作业怎么说?我:homework,她:哦,那“做”怎么说,我:do。她:i do homework-er.....我听得热泪盈眶,多么熟悉的Chinglish!想起她幼儿园时我不惜重金送她去蒙特梭利国际教学班,有老外上课中国老师翻译,结果回来一口Chinglish讲得佶屈聱牙雷翻众生。尤记她奶声奶气地向我招手:come pere, come pere, let's take a 踹。。。我本着赞赏教育的精神强忍笑意请她再说一遍,她认真地重复:take a 踹,take a 踹。。。。我很想配合她上去踹一脚,也基本猜到学校教的是come here, come here, take a try.。这一刻,仿佛昨日再来。多希望乐乐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幼儿,说着奇怪的中文、英文、火星文,come pere go zere,含饴互弄,其乐融融。时光一去不复返,衷心希望她在异国他乡东踹西踹,踹出自己的一片天。

温哥华有个老乡,大家都叫他小苏州,长得高大威猛却是典型的小家碧“寓”苏州男银,买汰烧一条龙服务,把家里四个女人伺候得面面俱到。她的大女儿6、7岁,活泼可爱,看到我们满脸好奇,围着乐乐转来转去,然后用不怎么流利的中文跟她问好,几字一顿边想边说,那神情就像《龙猫》里的小梅,我恨不得上去捏捏她的胖脸蛋亲上几口。但她转身跟她妈妈就一口美音,自然又好听。稍后跟妹妹打起来,她气哼哼地跑到外婆那儿突然用一口标准的无锡话哭诉。我们都笑起来,惊奇于她在几种语言中的自由转换,毫无顿挫闲庭信步,好一个国际儿童。

在当地还有夫人的高中同学,她家一男一女年纪更小,不管哪国语言都在启蒙模仿的阶段。同学忧心忡忡要送他们回国,说是怕他们没有汉语基础,想让他们回国上完小学再回来。在沙发上我看到散落着汉语入门的教材和识字卡片,感叹纠结慈母心,异国三春晖。外人眼里的有趣可爱却是当事人的心病,这种情境只有第一代的移民父母才会刻骨铭心。

亲爱的ESNIE的两个儿子都已青春逼人玉树临风,小儿子在认真地学中文,说得颇为流利,大儿子却一口英文,对汉语似乎颇多排斥。我看着他们母子用两国语言各说各话,交流无碍,倒更像一场文化暗战,母子各在壕沟两侧,固执地希望把对方拉过自己的阵营。这是两代移民不同的心态和语境,也是一道特别的代沟,这种微妙的隔阂也许在小苏州、夫人同学和我们身边这些新移民进入不惑之年后成为家庭最大的困惑。我在想,等到乐乐长大下意识地拒绝认同华裔身份的时候,我这个也讲了几十年英语的爸爸该怎么定位我自己?我要不要坚持把对中文的热爱强行灌输给她?亦或我努力西化来进入她的世界?身份的摇摆会否成为我俩最大的隔阂?

所以不管是生于斯长于斯还是生于彼长于斯,这些双城故事里的家长们都在患得患失中陪伴着这些移二代茁壮成长,希望他们在文化变幻中左右逢源两头得益,国际化的身份也可以在全球化中占尽先机成为桥梁,枝繁叶茂同时又能根深蒂结。不管孩子们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尊重他们的选择也是一个国际惯例和准则吧。我得学些法语以防被乐乐踹开,bon courage!chéri, au revoir!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