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春天里的逆袭  

2012-04-26 23:04:00|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逆袭”这个词很搞,一看到我就忍俊不禁,我要写一篇沉重的文章,所以配上“逆袭”这样的标题,立刻喜感倍增,如此甚妙。

最近身边有很多亲朋好友都不自禁地跟我探讨子女教育问题,这一方面说明,天啊我老了,金钱美女终于离我而去,生活开始转到健康子女婚姻家庭这些中老年朋友喜闻乐见的领域。另一方面我离经叛道的理念终于慢慢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认同和正经的倾听思考,其中包括一直扮演痛心疾首角色的自家人。被认可当然让人喜不自禁,但这样的认同却往往伴随着双方的N声叹息。我朝如今的教育恰似脱轨的高铁塌陷的路面,我们的下一代在逐渐加热的温水中徜徉,最后变成青蛙状的一丘之貉一路货色。家长们走投无路病急投医,黑暗中但凡有一点点亮光,这些身心疲惫痛苦挣扎的父母就会趋之若鹜,尽管依然抱着怀疑与惊惧,但照不进现实的理想早已没有安身立命之地。我朝有诸多顽疾,但在我看来都是发展中迂回曲折螺旋起伏的应有之意,但独独这个教育问题,总有一天会将所有的成果消耗殆尽。我们的下一代正在飞快成长,等我们意识到前面只有硕大的南墙一面,想在逼仄的胡同里转向的时候,大家才会看清成长的道路是一条不可逆的单行道。

先转个昨天听到的新闻:中广网北京4月25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说实在话他考不上大学的思想准备我都有,而且我都不打算让他复读,找一个职业学校上什么的。我这个思想准备真的是有的。”您可能想不到,说这番话的人其实是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当然,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一名普通的家长。在最近一次关于教育的对话中,有记者问龚克是否希望自己的孩子也上名校时,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龚克坦言:自己的孩子从没上过补习班,也没考上清华,但这不要紧,追求分数,追求学位,这是教育上的失误。身为一个家长,孩子考不考的上好学校,排名是多少,其实关键就是看你的价值观”。

你看,不光是平民百姓,就是体制内的大佬也是无奈的受害者。这种吊诡的现象来自普世价值的缺席。在我朝没有普世价值一说,利益是唯一的价值取向。人权、平等、自由、尊重,这些最重要的词汇在孩子们的课本里都是默写背诵应付考试的教材,它们代表了什么老师家长都不关心,可能也不知道,如果这些意义可以换来一分两分的考分,说不定课堂上还能分析解剖一番。作业作业,作孽作孽,考试考试,烤死烤死。。。小学生作业做到9点,初中生做到11点,高中生做到凌晨,与时俱进啊。

两周前,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三口之家一起吃饭,两个小朋友是发小,对方小朋友的妈妈是初中老师。在把两个小孩支开之后,她跟我们坦白准备移民,因为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她对目前的教学思路和教育环境彻底死心。她用“生不如死”这样极端的评语来描述自己的工作,如此悲观在于她经受的双重压力:一方面自己是体制的行刑者,另一方面和其他为人父母者一样她也被体制绑架。每天压迫完班里的学生完成海量作业,回家还要接着压迫自己的女儿,而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她深知自己的师道施教完全违背人性,等同于残害儿童扼杀天赋,长此以往自然人格分裂精神受创,痛苦中唯有抛下一切逃离这个社会。讲到这里这个一向乐观活泼的人民教师居然悲极而泣。我们赶紧安慰同时也不禁心有戚戚。这样的哀叹几乎可以从所有的家长那里听到。我一直苦口婆心地劝周边的家长们放手放手,与其去挤那条有去无回的羊肠小道,不如干脆在广阔天地放养这些人精似的小兔崽子。孩子们大都比家长想象的聪明得多,他们其实完全知道如何存活。家长老师多些鼓励和指点,让他们在吃亏中成长,在挫折中翻身,扶上马一拍屁股让他们一路狂奔,在这个恶劣的环境里长成一棵彪悍的仙人掌,这不挺好。我宁愿乐乐是个精明的滑头,也不要她变成一个听话的白痴。而大多数家长依然咬牙往南墙上撞,不管自己和孩子如何头破血流,心里始终幻想可以撞破壁垒杀出一条血路。哀哉!

所有人都说,包括教科书上也明明白白地写着,孩子是民族的未来,教育是百年的工程,但现在的建筑思路和搭造方法不知会垒出怎么个古怪的烂尾楼。学校应该教学生如何生存如何立世如何待人如何处事,可现实中学校只告诉学生标准答案。但是我亲爱的老师,世界上有所谓的标准答案这个东西存在吗?学校不再是纯洁的象牙塔,而是功利的屠宰场,分数意味着升学率,升学率意味着择校费,择校费意味着金钱和利益。在校园里,我们的孩子不是被培育的花朵,而是被洗脑的羔羊,用来圈钱的工具。

青春总是无邪总是生机勃勃充满希望,但又往往和残酷连在一起。the band perry唱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the sun,北野武在《大逃杀》里把学生赶进荒原让他们自相残杀,在敏感的艺术家眼里年轻的生命总被暗喻夭折和死亡。我们的教育是一把现成的尖刀,给我们的孩子演绎最直白的残酷。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春天里,我乐于见到被扼杀过的一代能够警醒,牵着孩子们的手来一次逆袭,给他们一片新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