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悲伤故事一则  

2012-11-18 21:38:18|  分类: 练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不悲伤的故事是没有前途的。。。

杨默自忖是个知足常乐的人,但是他的那辆国产奔奔已经变成他喉咙口的痰,咽不下吐不出,他唯有天天长吼当歌,百爪挠心却不得重点。老婆阿眯刚开始的时候笑眯眯喜滋滋坐上奔奔的副驾驶没觉得半点不妥,那股子半遮半掩欲盖弥彰的得意让杨默愈发坐卧不宁。根本的源头不在奔奔,而在于那套榨光杨默全部积蓄顺带搭上他老爹老娘棺材板钱的“豪宅”。说是豪宅,不过也就是县城商场集中地段的一套三居室公寓房,但小区周边聚集了县上主要党政单位,杨默上班如果步行也不过20来分钟,用奔奔奔的话才7、8分钟而已,而且县重点小学和初中就在左近,学区房是黄道啊,所以杨默拿到房产证的时候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这辈子所有的烦恼和怨气就此排放干净,惹得房产局的科员皱眉屏息侧脸憋了很久。

供房当然是个巨大的负担,好在杨默和阿眯都是公家人,虽然职小言微,但只要不犯严重错误,这辈子国家总会养着,没有断供的危险。当然公家还没好到要帮他还贷,福利分房那是20世纪末的故事了,这常让杨默感叹生不逢时,如果早生上5年,他还能搭上公房的末班车。如果能穿越,杨默想,我才不那么败家去唐宋元明清,就往前挪5年即可。这更加提升了杨默对自己人品的满意程度。他有次跟阿眯分享了这套穿越体现个人品质的理论,想从老婆那里赢得共鸣,却换来阿眯一声“戆大”。

在阿眯面前杨默永远低半个头,这套房和那辆奔奔都不是杨默的主动欲求,而是在阿眯铁青脸色中的被动奋斗,杨默觉得自己的脖子永远被攥在阿眯的手里,像只坤包拎着,累了就挎在肩上,这只包不是晚会包化妆包闪着名牌LOGO用来显摆的包,而是上班放早点下班买菜用旧了扔给小区收旧货的农民工的地摊货。在这一点上杨默自我定位非常清楚,也常用天降大任的古语勉励自己,等到买了这套房之后阿眯恍然大悟,原来用30年时间还清这些贷款就是这辈子的终极任务。

验房那天杨默和阿眯一起开着奔奔去的,结果在小区门口被保安拦下来硬是不给进。保安先是问他们去哪家,杨默说自己就是业主,保安警惕的脸上立马做出警惕的特效,眼光刻意而又做作地打量他的奔奔,之所以肯定这是刻意的,因为打量完这部车只需一秒,但这个保安故意看了5秒左右,仿佛担心杨默夫妇不了解他为什么对他们的到来如此警惕。杨默已经看到阿眯咬牙切齿的表情,提前20秒预见到最可怕的后果,赶紧掏出随身带着的三套钥匙,陪起笑脸邀请保安可以一起跟着去看房,保安这才悻悻地拉起护杆,嘴里还嘟囔一句,看嘴型说的总归是“奔”“笨”之类。车刚启动阿眯已经忍不住破口大骂,狗眼看人低。到车子停好两人走下来才明白为什么保安长了双狗眼,这小区刚交房这几天正是验房高峰,只见停车位上大都停着奔驰宝马奥迪,杨默的奔奔趴在这些豪车中间,仿佛乡姑站在超模堆里,杨默驮着的背几乎又弯了10度。夫妻俩一路沉默,明明是自己的房却弄得像装修队的人,收获的喜悦不知怎么就变成起赃的偷摸,大白天的蹑手蹑脚就怕弄出声响惊着了不知哪里来的显贵邻居。小区的巨型广告还在那里:皇家典藏,只为尊贵的您。当初升格皇家的亢奋瞬间幻灭,杨默忘了皇家除了皇亲还有太监宫女的,房主的欣喜很快转成了房奴的悲戚,皇帝和太监的心情怎会一样?

回到家刚放下东西阿眯就虎着脸跟杨默说一句我要换车,杨默火腾一下就蹿起来,刚才的屈辱这才敢找个出口发泄:“换车?你当你是老板娘还是官太太?这些贷款还不知道怎么还呢。。。”杨默的话还没吼完就被剧烈的瓷器破碎声打断,阿眯刚随手砸了一个小碗,正寻找下一个单价在两块钱左右能出效果又不至于太肉痛的餐具,杨默一个箭步冲过去死死抓住阿眯的双手,两口子立马扭成一团。10分钟后杨默一边忍着身上的辣痛一边打扫战场,心里不停哀嚎,这都有房有车了咋还是抬不起头来。

杨默从此落下了一个毛病,看见好车气就不打一处来,总是借故停下来用眼角扫来扫去,一旦没人就掏出钥匙偷偷在门边划上一条。后来有了经验,他专划两扇门的交界处,务必用最短的距离划过前门后门,这样划伤的面积最小但车主就得喷几乎整个侧面,维修费暴涨。杨默在被捕前总共划了6辆车,大多是在单位附近,他自以为对附近环境熟悉,而且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想公家学了西方国家,在公共区域布下无数探头,特别在这些事业单位云集的地方更未留死角,杨默千算万算却忽略了停车场对面的一个ATM取款机上面的探头,在派出所他有幸看到了自己在屏幕下方角落里猥琐的身影,动作熟练迅捷毫不迟疑,有几次划完后还好整以暇地整理下衣服,对着车窗梳梳头发,杨默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个有杀人执照的007,他哪怕潜到深海都还要紧紧领带,不过杨默不是占士邦,连杰士邦都不是,他现在只是个划车贼。

在杨默被拘留之后此事还上了报纸,引起一些轰动,毕竟是小县城一来二去满城皆知,根本不用人肉,大半天的时间杨默家的所有底细都被全县人民熟知,但是对他这种下作行为的解释却是众说纷纭,大家都不理解这样一个身家清白有房有车的公家人怎么就做下了这个事。民警审讯的时候也问杨默,杨默长久沉默,直到值班民警拍了桌子吓唬他要把他押到单位门口确认现场,他才急急地回答:我,变态的。

看守所的探视室里阿眯和杨默相对无言,阿眯是给他送点钱来,意外的是阿眯倒并没有哭闹,只是告诉他不要担心他父母,她已经去安慰过了。临走的时候阿眯回头跟杨默说了一句:那辆奔奔我处理掉了,房子也挂到中介去了,你出来以后我们办下离婚手续。我走了。

杨默在里面上厕所,地上有一张过期的报纸,被踩的面目全非,但他还是看到那个广告词:皇家典藏,只为尊贵的您。他扭过头去,眼泪第一次默默地流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