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间隔年  

2011-10-30 23:51:53|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期的GQ做了间隔年的专题(GAP YEAR),我看得心有戚戚,看得蠢蠢欲动,看得一片苍茫。

间隔年是指用较长的时间去独自旅行,在了解世界的同时了解自己发现自己从而找到人生的方向等等等等,始于西方60年代的嬉皮运动与之血脉相连。年轻人背起行囊远赴异国他乡,没有明确目的,没有旅游攻略,没有导游驴友,走到哪算哪,想办法走下去,活下去,用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对自己施行精神的成年礼。它跟现今的自由行自驾游之类完全不同,是给人生一个思考的机会,不是游山玩水,而是为了解决人生的问题,停一下,然后再出发。我们的乔布斯就有这样的经历。

这种间隔年的活动在西方由来已久,已成为一个文化,但在中国还是属于新事物,但从这一期的介绍来看,我们身边有一小撮人已经在路上了。基本上这些“出走”的人都是带着困扰和痛苦“逃离”的人,或是遭遇人生的变故,或是陷入生活的低谷,只缘身在此山中,才要在云深不知处中找寻海阔天空。他们的游走大都不轻松,都要经历出发的犹豫、独行的寂寞、异乡的困顿、自我的怀疑等等艰难,如同西天取经,要经历种种磨难,才能重新上路,最后修得正果。他们的故事自然都是精彩的曲折的动人的成功的,最后都找到全新的自我,仿佛好莱坞的大片,最后皆是happy ending,每个行者都带回了曾经沧海的感慨和一览众山小的视野。

其中有个哥们儿,来自北京,去东南亚做间隔年,结果旅途中屡屡生变,本来是去泰国,最后辗转到了印度做了志愿者,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他最后在克什米尔独自住了下来,那里有人迹鲜至的高原,空气中弥漫着随风飘浮的孢子,据说这里就是宫崎骏《风之谷》的原型。这让我极为感慨,这个饱受人类战乱蹂躏的地区,却独有自然的恩宠,恐怕只有这些间隔年的行者才会看到如此的风景。(btw, 乐乐小盆友听了我的介绍,强烈要求去克什米尔看“风之谷”,我告诉她那里常年战乱,没吃没喝没住宿,她失望至极,也有些害怕,只是喃喃得嘀咕这辈子最好爸爸能陪她一起去看一下真的风之谷)。

我惧怕出行,因为我不能承受未知的风险,就像被访者之一的牛尔(对,就是那个被叫做台湾美容教父的小白脸,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这个专栏里,我和你一样的惊讶),他在出走前连“不知道明天的早餐在哪里”都没法接受,但最后还是毅然而然地出行,最终收获了童话般的美好结局。我和他一样,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恐怕只有那些熟悉的标记,像麦当劳、星巴克之类的,才能让我安心。我一直强调我不爱出门,喜欢宅在家里,但是在看过这些从间隔年成功回来的记叙后,我深深地感到,我正是需要间隔的那个人。不像那些要睁眼看世界的学子(他们是间隔年活动的主体),我并不要开眼界,而是要逃离:一方面是生活愈发舒适和稳定,我很怕成为那些被精致生活俘虏的所谓精英;另一方面是生活愈发模糊和无味,我很怕成为被工作和世俗成功驱动的行尸走肉。离开了才能回来,就像有句话说的,只有离家的人才有故乡,在成为可怕的面目模糊的中年怪蜀黍之前,一次间隔尤显珍贵。我的办公室挂着“埋首拉车抬头看路”的警语,我拉了十几年的破车,也该停下来看看路了,这不就是间隔年的真谛吗?

关于间隔年还有两件事情可以讲。一是这个礼拜二的时候,我跟梅耶谈到间隔年,他说他当然知道,作为一个美国人,知道间隔年是理所当然的,他在20几岁的时候就是用类似的理由第一次来到中国,只为看看这个神秘的国度(当时还不知道这个国度不光神秘,还很神奇),后来成了联合国驻中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还有了中国的夫人,从此扎根在中国,人生在那次的旅行中被牢牢地铆定。但他接着说到他的女儿在几年前要求进行间隔年旅行时他们夫妻俩是如何的不安。我问为什么。他回答说,其实有很多年轻人在间隔年的旅行中反而迷失了自己,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丢失了游学的本意,沦落成无所事事的社会寄生虫。幸运的是他的女儿很清醒,在一年的欧洲游学后还是回到美国,完成了大学的学业。对啊,GQ只是讲了一些让人动容的成功的案例,但一定也有失败的故事吧,可能还很多,这倒是不能不考虑的方面。。。。

二是今天上午给乐乐做作文培训的时候,翻出了丰子恺的缘缘堂旧文集,其中第一篇就是讲“渐”的文章,大意是造物的机巧中尤以“渐”变最为防不胜防,在不知不觉中四季更迭人生苍老,天真的儿童变成世故的老人,美妙的少女变成垂垂的老妇,如此种种,让丰先生不胜唏嘘。我突然想到,丰先生当然不会知道有间隔年这么个事物,但应该听过禅宗的北渐南顿的典故,这个“渐”却最是和“顿”不可剥离的,这个“顿” 是停顿的顿,是顿悟的顿,既然人生渐行渐远,何不来次顿纲振纪?这一节我忘了跟乐乐讲,下个礼拜可以扩展介绍一下,这样即便她长大了真要去克什米尔,也不至于忘了间隔年是为了忘却的纪念,而并非只为猎奇的冒险。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