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缘来是你  

2011-08-21 22:09:40|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天半的课程真如白驹过隙,我尚在门外徘徊,门里的风景已成惊鸿一瞥。吴宽之老师作为泰斗级别的人物,却平易如邻家阿伯;水泽堂的同仁和吴老师来自全国各地的弟子们没有高深莫测,反而如同网友聚会,嘻嘻哈哈相映成趣,侧耳一听,却多是业界精英。我和邻座的小姑娘是唯一的零基础圈外人,她在听课时不停“哦”“哦”击节,而我生怕露怯全程静默听讲,不敢造次。木涯兄下午短信我“老师对你感觉不错”,我苦笑回复“如果老师真正了解我了,恐怕要不胜憎恶,我其实是个话唠,啰嗦,浮夸。。。”。题外话:我的欺骗性可以骗过易学大家,这个世界恐怕只有我夫人能看透我的筋骨直接拍打我的内心让我无所遁形。。。。

这次的风水课是老师第一次公开讲授相关内容,比较浅显,只提一些要点个案,时间又紧,所以意犹未尽,对我这样充满好奇心的人来说,听课的过程也比较痛苦,因要不断压制自己刨根问底的意图,匆匆笔录但求记下每个细节,他日登堂入室,再慢慢反刍。由于时间的关系,老师很多东西没有展开,当然也可能因为在座大多有命理知识基础,所以觉得没必要再解释,面对同学的提问,老师往往说“你们只需知其然,不必知其所以然”,逗得大家都心痒难忍。倒是课外闲谈,能听到一些命理堪舆的交流,颇让我开眼。晚饭时水则堂钱师兄跟女同学们说我是癸水(四柱的日元),我没反应过来,连问“什么水?”,群众一起惊讶出声,“他连癸水都不懂?”,把我弄个大红脸。。

昨晚是老师的生日,同学们尽情庆祝醉倒一片(在此顺祝吴老师生日快乐!),饭后安顿好那些醉汉,几个师兄弟妹跟着木涯兄到周同学在十全街的会所小坐,我本想着能和老师有一次课外交流,可惜缘悭一面,老师另外有约就没有到场。但和木涯兄一番交谈倒给我风水外的一些启发。结合钱师兄指点的一些命理信息,我深深感到命运其实有常,高低起伏本有定论,只是人生如同夜奔,往往猝不及防,倒把自己惊着了。即便懂了命理,知道了命运的起伏,其实也于事无补,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谁也不能改写生命的密码改变人生的轨迹(风水术也只是用来暂释重负或锦上添花)。就像在迪斯尼玩穿越太空山,游客坐在轨道车上在黑暗中急速起伏转折,每个人都会一路尖叫吓个半死,但如果一口气连坐四五次再胆小的人也会变得淡定,因为整个旅程哪里下降哪里转弯都已了然,自然可以做到胜似闲庭信步。然而人生只有一次,不能带着记忆循环往复,所以了解命理就如同你知道了这个游戏的内容,听说了它的惊险刺激,然而一上车还是会尖叫如少女,这就叫人生如戏。胜则骄败则馁,人生的常态是也,学习命理的真正目的,应该是练就一颗宠辱不惊的心,享受游戏,不管它平淡无味还是五味杂陈,接受命运的安排就是了。我和夫人交流了一番我的看法,她也深以为然,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已经不需要再学什么堪舆神术了,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当然,我还是想亲近这些术数,保持自己的兴趣,因为有了兴趣刺激的人生才多些趣味,而且始终要照顾一下自己想要翻看底牌的好奇心吧。所以表演还是不必了,安心做个享受的观众足矣。。。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