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枕拳 3  

2011-07-03 22:10:20|  分类: 练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又过去了15分钟,这点时间够杨默到家了。杨默觉得后背黏黏的,那是一阵阵的冷汗,霪湿了他的内衣。冬至夜是一年里天黑得最早的一天,此时已是万家灯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焚纸的味道。杨默支好车,凝神侧耳倾听,除了老沈屋里的收音机和自己心脏一阵猛过一阵的悸动,大院里没有任何动静。杨默张开口,却是干哑无声,他清清嗓子,朝里屋唤道“沈师傅,沈师傅”,但屋里没有什么回应。杨默想老沈年纪大了,这么一会儿可能已经瞌睡了,于是不再呼唤,锁了自行车,径自往办公楼寻去。

办公楼没有半点灯光,杨默借着每层头里厕所漏出的些许光亮循着楼梯往上去。到了三楼财务科,门锁着,走廊一片漆黑。尽管没有任何有人的迹象,杨默还是试着在黑暗中喊了一嗓子,回音在走廊上撞了几个来回瞬间消弭。整幢楼都能听到杨默的喊声,但是黑暗如怪兽一样吞噬了所有的生机。杨默冷汗直冒,心跳得厉害,背后似乎有什么正在冷冷地盯着他,但回过头去却只有夜色一片。

杨默壮着胆子上下又走了几圈,连几个女厕所都进去看了一遍,根本没有半点小钱的影子。杨默又绕着大楼转了一圈,一无所获。他记得清楚,小钱关照他等她一起走,绝无可能突然自己离开。杨默奔回仓库,直接走进老沈的房间,却赫然发现房里除了收音机还响着,老沈的人也消失不见。

一片寂静,一片黑暗。

杨默再也无法镇定,他卸下那两袋米,扔在仓库门后,把两扇仓库大门掩上,蹬上自行车飞驰回家。路上没有行人或者车辆,杨默骑得飞快,10分钟左右就回到家,推开房门他爹娘都诧异地回头,他娘问:“怎么才回来?小钱呢?”。

杨默觉得一阵晕眩,胃里痉挛得直想吐。他喘了半天,强自理顺呼吸,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回问:“姆妈,小钱没回来吗?”他爹站起身来:“出什么事了吗?你不是去接她的吗?她下午回来过两次,把油和鱼肉都送回来了,还说还有两袋米,等你下班去帮她拎回来。你没去吗?”

杨默暗自心惊,又怕惊了老人,忙含糊其辞地遮掩:“哦,我没去,单位临时有点事。你们先把饭蒸上,我马上回来。”说完不等二老啰嗦立马又出了门。站在楼下,杨默暗想,就几分钟小钱不可能跑去哪里,就算要去哪里也该跟自己说一声。而且老沈也不见了,这里必有蹊跷。小钱平时和单位的人没什么来往,就是上班下班,和邻居也不走动,要说她冬至夜要去谁家,无论如何也说不通。如果她在附近,也必会回家和公婆打个招呼,起码先接应自己把米送回家才是。但这一时半会,到哪里去找这么个大活人?思前想去,杨默还是蹬上车,往粮食局去,一路上刻意慢下来,看能不能在路上堵到她。

大概十五分钟左右杨默又回到粮食局。这里一般没有门卫,平时就是老沈锁门,晚上想起来巡视一圈。这时回到粮食局,大门依旧敞开着,门口有一个路灯照着粮食局的招牌,大门里办公楼巍巍在那里杵着,杨默从门外望进去,大铁门仿佛是巨兽的大嘴,等着他自投罗网。

夜,依然静默,粮食局里已经一片漆黑。杨默定定神,骑到后面的仓库门口。老沈的屋子里依然响着收音机的声音,现在评书已经结束,节目换成戏曲,正在依依呀呀地唱着京剧,在一片黑色寂静中,那板眼垫头和荒腔走板听着让杨默不寒而栗。杨默叫了声“老沈”,没人应答。他走进里屋沿着墙摸到电灯拉线,往下一拉,屋里顿时亮起昏黄。杨默一眼看到老沈背着自己躺在小床上,衣服穿得好好的,连鞋也没脱,没有半点声响。

杨默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推推老沈,又叫了两声,老沈依然毫无反应,他一把扳回老沈的肩头,却见老沈瞪着灰白的双眼,面色发青,已经没有半点呼吸。。。。

杨默觉得心脏在那一刻戛然而止,胃里再也压不住,把没消化的汤汤水水都一口喷了出来,随后一头扎倒在地。

只有收音机还在放着苍凉的声音:“我站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