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老残游记  

2011-03-05 23:31:32|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手机里,王局的“联系人”栏是YAYA,名字清纯可爱宛若处男,容易引人往暧昧处遐想。我认识他是在小学二年级,从此一路同学到初中毕业,一声兄弟到今天,是标准的发小一枚。和阿强、阿眯、一丁这些弟兄相比,YAYA和我还有两层特殊关系:第一,我俩从三年级开始搭档说相声,我逗哏他捧哏,算是学校经典保留节目,还一起出校参赛,这一段经历傻B到极点,令我不忍回忆;第二,他老娘从小喜欢拿我做标准来数落他,常当着我的面说他学习学习不如我,体育体育不如我,连身高都不如我,说着说着就恨不得抽上几个头皮以泄愤,我听多了也觉得是哦,我这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一般小朋友的确只能望我项背,一样是小盆友,YAYA咋这么不济捏。。。想来他的童年多少因我而褪色,这份苦涩恐怕YAYA也不忍回忆。也因此我俩一说起过去,总是老泪纵横唏嘘不已。
 
工作之后,YAYA在国企从基层做起,十几年下来权力与体重齐飞,职位共身价一色,终于长成脑体倒挂脑满肥肠的体制内糙汉,荣升某局局长,打着酒嗝扛着三高,为淫民谋利,无邪的YAYA变成了我口中的呀呀呸、王老邪。不过弟兄终究是弟兄,尽管他如今工作学习生活节节高,身高体重俱压我一头,相见时他依然恪尽职守,三分逗七分捧,恍若昨日再来,又似经典重现。

昨天我正和刁民斗智斗勇,YAYA突然来电,说约了一灯大师要一起来看望我老人家,我不禁愕然,上次聚首还在去年夏天,今日突然造访非奸即盗。我问发生什么事,YAYA在电话那头呵呵大笑,洪亮的声线通过他的将军肚共振回音伴着电波直刺我的耳膜,说没什么事,正好在苏州就过来看看我,顺便把一丁也叫来。领导就是领导,睥睨群雄呼风唤雨,我当然忙不迭地答应。我最近正是苦闷,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独不乐不如众不乐,听听他们不开心的事,我也能开心一点。

周五下午,我抛开几百封未读邮件和一堆未处理的文件,跨上途安,痛快地踩出一坨尾气,在空中组成“去他妈的”,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绝尘而去。。。我从来没准点下班,不禁惊讶于苏州如今车辆拥堵如斯,看来油价不到10块以上,这地球真没救了。一路逶迤等待,我用了40分钟的时间才来到约定的地点,YAYA和一丁二老已经等得崩溃了,据他们事后回忆,在饥饿中等了我两个小时后,他们已经全面交流了上海江苏两地系统内的所有八卦和丑闻,骂了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领导,已经无话可说了(btw,二老同属一个系统,来自两地分局)。上了我的车之后我才知道YAYA已在此间培训了一段时间,明天要回太仓,所以今晚主动要求我给他践行。同时由于考虑到我一向待客有道,他们中午饭都没敢多吃,如今已经前胸贴后背,只求大块吃肉大碗吃酒。我冷笑一声,休得啰唣听我安排,先去刀马旦空腹按摩,我已预定三位御用技师,俱是如花似玉手段一流。一丁和YAYA齐声反对,要求先吃饭,我苦口婆心这万万不可,一则周末刀马旦的位子紧张,预定不易,这几个热门技师更是稍纵即逝,二位难得来一次,不可不试啊,二则按摩前最忌吃饱,很容易走火入魔经脉尽断,着实犯不着,而且刀马旦的饼干一向好味,如今腹中空空,正是吃饼干的最佳时机。他们两个满腹牢骚,但上了我的贼车也无计可施,YAYA愤愤地说早知道要等这么半天,不如刚才先在培训处吃碗方便面,那么按摩要多久,我答150分钟,他们计算片刻一片哀鸣,仿佛饿殍遍野。。。

事实证明我多年接待经验不是白给的,从六点半开始到晚上十一点半,此次聚首比两HUI还要胜利召开圆满结束。先是在台湾品牌的刀马旦痛并快乐地浴足敲背,二老全身同泰,饼干从未如此美味,技师从未如此到位,走的时候是一步一回首,回首热泪流;接着是老饕才去的香港多多旺茶餐厅,一杯浓郁奶茶,一锅腊味煲仔,一份冰火菠萝包,配两个饥肠辘辘的粗人(我和他们有时差,去多多旺的时候还没到我的饭点),YAYA吃得满嘴流油大跌眼镜,连出尘的一丁也HIGH成出前一丁;饭毕,我驱车带两位去了锦华苑法国人开的蓝枪鱼,这是苏州老牌西餐厅,这时去中宾没有几个,只有一群寂寞的老外在那里喝酒,这家分店我颇偏爱,与其它几个分店不同,充满英伦风味,是典型的欧洲酒吧格局,音乐不吵,人也不多,喝酒聊天最最适合,YAYA豪兴大发,要点烈酒,我推荐他家的长岛冰茶和艾丁格白啤,YAYA反复强调自己酒量惊人,口味很重,我就反复强调这名字叫茶,但绝对是最烈的鸡尾酒。其实我自己从没喝过,但看过《时尚先生》的介绍,说第一次喝鸡尾酒的人绝对不能点长岛冰茶,盖因酒性太猛,今天正好拿这两个共/ 和国长子实验一下。一丁一边说装逼被雷劈,一边使劲和我一起回忆墙上挂着的老头是那个谁,我说就是印象派大师那谁,他说,对对对,西班牙的,那个谁,最后我俩异口同声,是他妈的毕加索!我差点说达芬奇,否则真要被雷劈了。。。。

酒至酣处,YAYA一边赞叹此处真乃妙处,一边忙着用手机拍照发微博。我不懂微博,只觉得微博都是微勃的人不得劲才写的,但当YAYA说他和最近火得要命的嫩/模周韦彤是博友,还在几十万粉丝中脱颖而出与周韦彤打过嘴仗,一旁已经微醺的一丁立刻跳出来说,快叫她来,一起喝酒。。。一路说说聊聊,在靡靡之音中老外们都渐入佳境兴奋起来,而YAYA和一丁益发萎靡,于是埋单走人。我问一丁大师洋酒好吃伐,一丁苦笑“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善哉善哉。

因为刀马旦的姑娘一路捏下来老说这个脏器不好那个脏器不好,所以我把这次聚会定性为残疾人运动会,也就是题目说的老残游记。老友难得一聚,是以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