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情人节巨献II:哈尔滨大红肠  

2011-02-16 00:18:23|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家贫,不幸嘴馋,随便一点吃什都算玉盘珍馐,哪怕一个饭团,加一勺白糖,也能让我食指大动。有一次我老爹利用职务之便从上海锦江饭店搞来几根进口蒜蓉香肠,色褚味重,大异于当年重大节日必能上桌的红肠。切下一片,肉香中混着蒜香,一口咬下去香Q弹牙齿颊留香,真是一辈子没尝过的美味,什么凤髓龙肝,不过如此吧。

那时阿强已经与我厮混稔熟,在我家玩耍的时候我一个托大让他也尝了个鲜,这下可了不得,他两眼放光恰似神六,一片两片三四片,落入狗嘴皆不见。一向沉稳的他几次撺掇我偷出一段又一段,躲在房间里大快朵颐,一代宗师竟也敌不过一根肉肠。几根肠没一时半会就消灭殆尽,我老娘闻着味儿就来到作案现场,查看冰箱后气得直跺脚。我一向贪嘴,而有生之年真正留下深刻印象的食物,这根香肠排名靠前。今天想来那香肠一来当然料正功足,不似今天的肉肠成分可疑,号称纯肉那也是圈养的假纯,难比那个诚信年代的真枪实弹;二来物质贫乏年代的少年味蕾尤其敏感,宛若处男初试云雨,肉帛甫见就发寒颤。我向来不吃大蒜,但是那次的经验告诉我,原来大蒜这样的下九流,碰上块好肉,也可以弃暗投明登堂入室,所谓英雄莫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如此难忘的肉肠,当然可能也碰到过,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那种食髓知味已随雨打风吹去。就像《喜剧之王》里混迹夜店寻找初恋感觉的无良老板,我也曾到处寻找那根肉肠,在群山中呼唤“你在哪里”,山谷回音“它早离去,它早离去”。。。我到过德国多次,素闻德国人是做香肠的鼻祖,品种繁多,恰似月饼之于中国,所以我一直留意但遍寻不见,更遗憾的是,我发现德国的香肠真他妈不是人吃的,有一种据称出名新鲜的肉肠,一口咬下去就像把馄饨馅儿塞到避孕套里,这番邦蛮夷船坚炮利,如何在吃上永远徘徊在茹毛饮血的层级?从此我也就死了心,偶尔在超市买几根雨润蒜肠以遣相思之苦。

前天晚上我和猥琐夫妇一起去塔园路一家东北鱼饭馆吃饭,这里挺有特色,只卖黑龙江乌苏里江的超大型鱼,个头都是XXXXXL那么大,一桌就是一个灶台,上面一个大锅下面一个炉灶,鱼切成大块扔到汤里煮,下面添柴火,端的美味,但是煮起来颇费功夫,我本来就没吃中饭,饿得前心贴肚皮,恶形恶状让群众赶紧点一些凉菜垫垫,结果群众点上来的是哈尔滨大红肠,看上去稀松平常,价格却贵的要命,小小一碟居然敢卖28块。我心知其中必有缘由,赶紧夹起两片塞到嘴里。天啊,多么熟悉的味道,这不正是让我魂牵梦绕的黑皮肉肠,也叫嗨皮肉肠嘛!我趁群众尚在矜持中,一口气吃掉大半碟,意犹未尽。眼泪在眼眶打转,我想起了阿强,想起老娘,想起老家那个绿色的冰箱,想起我的初吻,想起我的炒饭,想起我的青葱岁月。。。。。酱就是那根肠,原来,饕餮是一种怀旧,美食是一个传说,我要吃的不是香肠,是乡愁。这哈尔滨大红肠要赶紧买个百十串的,吃恶心了为止,因为一而再再而三地回想,装A装B装C地怀旧,离二和老年痴呆就不远了。。。

PS: 有童鞋要问了,这个哈尔滨大红肠和情人节有什么关系?其实没什么关系,我是做回标题党,有看了标题就往下三路想的,回去面壁思过,找根香肠撞死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