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那粒焦糖在梦遗  

2011-11-21 00:31:34|  分类: 影评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快地看完了《不二》,倒不是内容引人入胜,而是因为一路找不着北,干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一气猛跑逃出生天。就跟猪悟能吃人参果似的,还没品出个味儿来果子已经囫囵进了五脏府,只觉得满嘴咸湿,传说中的禅意杂陈暗香浮动都没有体会到。此时即便童子再献上一颗以示殷勤,我想我也没了细细品咂的兴趣和胃口。虽说书中自有满页的生殖器和活塞运动,情节也基本由下三路带着走,但我的小弟安之若素难掩倦意,别说是拍案惊奇,认真听讲撑到下课都是强人所难。《不二》的这种阅读体验实在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腰封说的好,《不二》看似淫书实是奇书,这本冯唐老师肿胀多年不得不写的黄书确实不够淫荡,严重影响了淫民的快感,辜负了淫民的期望。冯唐老师古汉语看得太多,不了解现代淫民要的不是奇书而是淫书,一本不能让人勃起的黄书是不配叫黄书的。当然,冯唐老师写的毕竟不是厕所体和手抄本,其内核是禅宗的明心见性 - 此“性”是人性是佛性不是兽性 - 是披着黄书外衣的坛经,是梦呓,是梦遗,是甩脱了末法时代逻辑的脑电图文本。因此,二十来个VIP撰写的书评,冯唐只取了柴静和百晓生的文字附在正文后一并付梓,那些或叫好或叫差的只能在网络上fade out,不能和《不二》一起去打败时间了,哀哉!对此我的愚见是,只有柴静和百晓生没有打算解构这个故事,没有写“读后”感,一个聊友一个考据,有点“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的意思,这才得以入册。《不二》在香港国际机场被蜂拥的大陆客采购传阅,一时洛阳纸贵也有柴大官人和江湖百晓生的功劳。

我得坦白交待,《不二》正文后的内容才是引我入胜的所在,包括四篇后记两篇附记,篇篇精彩字字珠玑。尤其是柴静的《火炭上的一滴糖》更是让我肃然起敬(此文不属违禁品,在柴静的博客或嫣牛网上都有),算是真正挖到了冯唐的根根河内心。我猜想冯唐看到这样的一篇关于自己的文字一定一身寒毛乍起,仿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手术台上被解剖入里鲜血肆意,五脏六腑从此无所遁形,这种况味正如不二经历的“感觉到自己仿佛一个水桶,桶底突然脱落。。。”“鸡鸡不见了,我彻底丢了”。这叫“无我”的境界。

冯唐总是被人拿来和王小波、王朔比较,一则他们都是京城写字人里的翘楚,行文充满京派的玩世不恭,隐隐有遥相呼应的感觉,二则这三人都有些离经叛道傲然世外,写字从来不考虑读者和编辑,仿佛乔帮主讥诮消费者:他们根本不知道要什么,直到我把我的产品放到他们面前。从驾驭文字的角度来讲,冯唐有后来居上的实力,但是以三人到目前为止的成品考较,我觉得现在说三道四排排坐还为时过早。而在阅读《不二》的过程里我一直不自禁地想到王小波的《红拂夜奔》和王朔的《我的千岁寒》,它们的基调有点一脉相承的意思,但我读《不二》却没有读前两者的那种被牵着一路行走紧紧拽着那根绳子不敢松手的感觉。我甚至读到睡着,猛醒后完全不知看到哪里。在我浸淫黄书多年的经验里,这种情况绝无仅有。我在想到底是我太黄还是《不二》太不黄?或者换个角度说,到底是我根器太差,还是像《六祖坛经》解释的那样:“妙道虚玄不可思议,忘言得旨端可悟明”?

再细看冯唐的代跋可见端倪:“我写作从来不是为了功名利禄、经世济民、传道解惑、净化心灵,从来都是为了发泄,从来都是被使命驱动、神鬼附体、龙蛇入笔,从来都是为了一些细碎的、肿胀的、一闪一闪无足轻重的原因”。原来如彼,原来是坚而不久久而不射,原来《不二》是一次灵魂出窍的梦遗。就像这些天才们集体自渎,管它姿势是否隐蔽是否合理,射出来才是硬道理。。。

以上,《不二》束之高阁前的临别赠语。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