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消失的足三里(5):最终回  

2010-08-04 01:13:06|  分类: 练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的手在颤抖,她的泪在流,昏暗中的她一无所有。我心中涌起怜惜,脑中似乎升起一盏巨大的探照灯,向那些已被尘封千年的沟渠深处以每秒一度的速度一寸寸地耐心搜索。那些黑暗的区域从未有外物踏足,忠诚地守护着大脑里掩藏最深的秘密和永远不愿被翻出的记忆。光明所到之处偶尔惊起一滩鸥鹭,扑腾地逃出光柱占领的深谷,却不发出任何的声响。拂去厚厚的尘土和纠结的丝网,一些旧时的影像被轻轻地唤醒,它们打着哈欠,遮挡着刺眼的灯光,冷冷地看着记忆的挖掘机隆隆开过。一切都如梦似幻,如果这是一场春梦,那我将梦醒何处?

“我好像见过你,在很久很久以前。”

“想起来了?”

“我们曾经很亲密?”

95#止住了啜泣,泪眼婆娑地看着我。我的心猛地揪在一起,她的脸我绝对见过,这哀怨的眼神在一瞬间那样的熟悉。有一把铁锹一下子铲到记忆的某处,95# bing 一声跳将出来,那是未改的容颜但是不一样的眼神。可是,我又并不认识她,这是怎么回事?我想把脚抽出来,却被95#紧紧地握住,她抓住我的左脚,抵在她的胸口,在一片软玉温润中,我感到了她急速的心跳。95#朱唇轻启:

“冤家,我等了你几百年,总算等到今天。你当然忘了,死了这么多次,你记得才是见鬼了。你这个坏蛋,你都快赶上猫的级别了。”

“轮回?几百年?”

“你每一次出生,我都高兴地发疯;你每一回翘辫子,我都陪着流泪。我笑了几辈子,也哭了几辈子。可是始终不能和你出现在一个时空,我恨我自己放不下,可是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下。我在苦苦地等,你倒轻轻松松地活了死了,把我丢在一沙一界。你自己最讨厌等人,却让我等得这么苦,你该不该赔我!

你这个讨厌的家伙,还敢叫我鳕鱼珍堡!我有几万次想要狠狠地揪你的鼻子,我实在气死了。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你的鼻子老是发炎了吧?”

“为什么要揪我的鼻子?”

“你一干坏事,我就想揪你鼻子”

“什么坏事?”

“除了行房你还会喜欢什么事,你这个色狼!”

“你是说你穿越来的?敢问您从哪个朝代来的?”

“算了。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了”

说完这句,95#猛地跳到我的身上,一下吻住我的嘴,两手死死地勾住我的脖子。我很想挣开,告诉她要搞也先把我的脚擦干再干嘛,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俩的舌头已经缠斗在一起,敌进我退敌退我扰,香津送咽如饥似渴,小弟已经战旗猎猎,她两腿根处一片泥泞。。。。。(此处删去5万字)

等到一切偃旗息鼓,我褪出她的身体,她红着脸整理战场。我还在晕眩中,95#已经收拾停当。我喘着气说“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不要走”,95#没有回话,坐在我怀里继续整理头发。

这是门被推开,羊男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水壶,脸上带着忠厚的笑。基本上他是一个人,但是却穿着羊的外套,左边的耳朵还没缝好,好像被撕开了,当啷在哪里,难道刀马旦也有变装PARTY?他一进门就把门关上,在我诧异的眼光下往茶杯里添水,然后拿起电视遥控器把台转到新闻台,跟我鞠了一躬,然后微笑着对95#说:“您时间快到了,抓紧点。。”95#又换上了淡淡的表情,全然没有了刚才一丝一毫的疯狂,默默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我急了,一把抓住她:“你别走”。95#温柔地看我一眼:“你这个坏蛋,每次都是你占便宜。其实我从来没来过,我也从来没有离开。我只是以另一个方式陪着你”。她伸手捧着我的脸,嘴凑到我的耳边吹气如兰:“我决定待在你最喜欢敲打的足三里那里,你以后一按足三里,就会想起我”,说完这句她狠狠揪了一下我的鼻子:“终于给我揪到了,哈哈”。。随后端起脚盆转身出屋。我搓着鼻子痛得打跌,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过刚刚浑浑噩噩的精神为之一醒。

我连东西都没收拾,屐着拖鞋就追出去,但是哪里还有她的身影。我转了几个来回不知所以,急忙来到前台,问那个领班:

“唉,刚才那个95#在哪里”。

领班:“什么95#?我们这里没有95#”

“不可能,刚才给我按脚的小姑娘是几号?”

“您是哪个包厢的?”

“205”

“您不是刚到吗?我们还没安排哪。对不起啊,我们马上安排”

“啊?我不是按完了吗”

“先生,您刚来5分钟,怎么可能按完了?您在开玩笑吧。没关系,您先回屋,我们马上安排技师”

“可是那个95#”

“先生,您记错号了吧。我们这里没有95#。您另外约还是我们安排?”

。。。。。。

我无语凝噎。讪讪地回到包厢,坐下,揉揉眼睛,看一眼钟,好像是没来多久,刚才一直没注意。再看电视,在播新闻,摸摸身上,伊人体香袅袅,小弟泪痕犹在,难道刚才只是黄粱美梦?一切都恍若隔世一般。

正在不知所谓之际,突然看到手表下面压着一张一指宽的白纸,上面有一行娟秀的笔迹:

“坏蛋,送还你当年写给我的淫诗,你以前一直粘着我的身体,这次轮到我附在你的身上,报应不爽,呵呵

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绵雨膏。
浴罢檀郎扪弄处,灵华凉沁紫葡萄”

。。。。。。。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