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上官七喜  

2010-02-17 03:31:36|  分类: 流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从太仓一路夜奔回到苏州,舟车劳顿是真的,但是今天开心也是真的,一个下午算得上是高潮迭起。一切都因为这个别号上官七喜的高中女同窗阿七。阿七之所以叫阿七,是因为她在高中的时候参加了阿强和我创建的“小狗队”,排行第七,也是老幺,按阿强无厘头的“复姓+烟酒名”的帮规,她被强按了上官七喜的匪号。最近联络上的zixin1616也是小狗队成员,排行老三,匪号轩辕红塔山(三),我是老二,叫皇甫二锅头,如此这般我还能记得的几个师兄妹有叫什么夏侯阿诗(四)玛、欧阳五粮液、司马绿(六)画苑。。。真是无聊地令人发指啊。"小狗队"的名字是对应当时红得发紫的小虎队,所以我很同意天涯上的一个春晚帖子说的:小虎队其实和80后没什么关系,真正有触动的是我们这一班70级生吧。

阿七绝对是个美女,当然当年我们班美女太多,所以也没觉得怎么样,今天时隔12年再相见,才发现她怎么那么像关之琳,一双妙目大得像铜铃,所以我提议几个小朋友都喊她十三姨时,大家一致同意。我们那一届高中是MD中学的史上最强,师资是不能再有的梦幻阵容,学生也是最出彩最争气的一届,我们的班主任焦老在他的博客里感慨过,我和阿强在他的博客里也感慨过,阿七当年的学习成绩相当好,诗词歌赋也是一流,今天一同赴宴的弥陀同学更是状元级别的学生,因此我们今天再聚首难免再次感叹: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啊。

少女时代的阿七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很青葱的样子,剪着清汤挂面的短发,穿一件红色夹克,身体还没有长开所以微微屈着背,单肩挎着书包晃啊晃地,一边走一边啃着手指甲,一副若有所思的腔调,我经常在路上看到她,就会喊一声“阿七”,她本来郁郁的脸上立马绽开花朵一样的笑脸,等我赶上来一起走。这些年过去了,今天看到阿七,跟当年简直一个样,当然多了历练气质自然不同。我有些惊讶,莫不是天天吃防腐剂,怎么青春依旧啊。。

阿七是个用功刻苦的女孩,但难得的是她并不迂腐,没有那种优等生的高傲,对我们的无聊打闹非但没有疵之以鼻,反而兴致勃勃地陪我们一起疯。说实话,我们这个无厘头组织当时在班里是相当有影响力的,很多同学都想参加,但我和阿强一贯以貌取人,只收像阿七这样的美女和像我这样不靠谱的帅哥,多年后有个老外跟我提到“face control",我一下就想到当年的小狗队。阿七才貌双全,自然顺利入会,从此就算是一辈子的好兄妹了。可惜阿七高考失常,只落到本二线,要去武汉读书,我们心里都觉得有些空落落的,阿强他们虽然也不在一起,但好歹都在一个省内,往来还有个可能,但是武汉在我们眼里只是一个书本上的概念,只觉得远得七荤八素,这一别何时才能相见啊。后来曾听阿七讲她去报道是走的水路,坐船要几天,第一学期回来坐火车,在车上趴了两天三夜,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之前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真是苦了她。我上了大学以后,一直和阿七有书信来往,她的文笔很好,大家感情也好,所以在无聊的大学四年,阿七和阿强他们的来信一直是我的精神寄托,拿到那厚厚的信封,都不舍得看得太快,常常看着看着就笑出来声来了。阿强今天提到他当年来我学校看我,当时没电话、没手机、没BP机,什么都没有,就是写封信就出发了,一路惊险,听得我唏嘘不已。阿七当年也邀请过我和阿眯去武汉,但是我想想路太远,又没钱,最终放弃,阿眯倒是长途奔袭冲到武汉去接阿七回家,一是传为美谈。不过说实话,我真是挺后悔的,觉得自己很没义气,也没勇气,愧对阿七啊。

08年我们高中同学聚会,有几个我特别想见的同学因为种种原因没到,有阿三,也有阿七。阿三是的确没人知道她在哪里,而阿七是通知到的,但是最终还是缺席,实属遗憾。不过我也理解,这些同学就属阿七离家最远,一个人在武汉打拼,来回长路漫漫,太辛苦了。我不禁想到大学毕业后有一次在她哥家,谈到以后的前程,她说她打算留在武汉,考公务员,我真是很惊讶,当时觉得武汉远在内陆,交通不便,又无亲无故,哪如苏州好,离家又近,为什么放弃苏州的工作机会呢?阿七幽幽地跟我说,她觉得武汉好歹是省会,比苏州大得多,机会也多得多,她不想回来去个注定碌碌无为的单位,不如在武汉放手一搏(大意如此),我不禁对阿七又一次刮目相看,她的确很独立,也有想法,比我这样懵懵懂懂的人不知要强了多少。

这次春节本来真是无聊到极致,还好阿强一个电话救了我,向我播报了阿七回太仓的消息,我本来约她来苏州见面,但是她临时变卦,只能我去太仓。虽然天气预报今天有雨雪天气,但是想想在苏州也就是看雨发呆,不如见见老同学。而且阿七回来阿眯早已是乱了阵脚,就如何安排怎么活动和阿强争吵不休,中间一波三折不一一祥述了,最后是弥陀一家,我一家,阿强一家,阿眯一家共12个大人小孩一齐迎接阿七,可见她的面子有多大。我们先在阿强的事务所会合,阿七姗姗来迟,还是半长的清汤挂面,穿明黄KAPPA外套,黑色短裙,一米六八的个头还穿个高跟靴,简直跟我一般齐了,我一下没认出来,她笑着打招呼我才反应过来,不是她变化大我没反应过来,而是她几乎没变化,这才是见了鬼了。毕竟12年没见,我觉得大家都有点拘束,吃饭的时候也很客气。及至饭后K歌,那个熟悉的阿七才慢慢回来,我们特意点了小虎队的老歌,一把年纪了还学当年的痴货模样,把家属们笑得打跌,恍惚间我们似乎又回到高中时代,连阿眯都HIGH得有点忘乎所以,一改往日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出世屌样,重新堕入风尘与民同乐了。阿七一直蹦蹦跳跳宛若少女,让我再次怀疑她是不是拿防腐剂当零食吃。anyway,最后最HIGH的还是我,一身臭汗唛霸到底,希望阿七没有见怪。不管怎样,希望阿七幸福健康,永远快乐美丽,小虎队都重聚了,我们小狗队要经常联系,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好兄弟。

年初四凌晨,倦意全无,是以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