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妄谈录

还是不给佛祖添麻烦了,就在红尘里蝇营狗苟吧

 
 
 

日志

 
 

与怀瑾大师擦肩而过  

2009-10-07 01:08:15|  分类: 潇洒南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怀瑾大师擦肩而过 - 释慧道和释慧义 - 道义妄谈录与怀瑾大师擦肩而过 - 释慧道和释慧义 - 道义妄谈录与怀瑾大师擦肩而过 - 释慧道和释慧义 - 道义妄谈录

 

拜谒

百无聊赖的长假唯有看南禅七日和学打坐度日,其余节目都是隔靴搔痒带套行房,心中似有一把火却是无处点灯。昨日总算有玩伴回苏,相约出去腐败,大家问我意见,我心意一动,蛊惑众人一同前往吴江,近郊自驾游,扶老携幼气定神闲,众乐乐其乐无穷。只有夫人了解小生我的私心,想以一拖七拜谒太湖大学堂,踩点探路,为日后修禅造访打下第一根楔子,推倒第一块骨牌。众人大多听过南怀瑾,却不知太湖大学堂,都以为是个旅游景点,我也含糊其辞,免得这些庸脂俗粉全票否决直接把我押到卡拉不一定OK的所在。当然我也明白绝无可能得见南大师,但是心中总是惦念着所谓的缘起或者神迹:万一在烟波浩渺处有他老人家仙风道骨神龙见首不见尾灯火阑珊处呢。。。

吴江其实很近,但是老衲从未去过,脑海里尽是郊区鸟不拉屎阡陌败破的景象,却不想新吴江如此安静漂亮。猥琐哥曾经在此奋斗数年,带我们在小巷窄街里辗转腾挪间大家都是连声赞叹惊为天人,恍惚似乎到了日本京都,路面干净得不像是真的(当然也许是国庆的面子工程),两车人在停车找路的间隙几次不能免俗地打听起房价之类,猥琐哥说到平均只有四五千一平时,我们这些真假城里人都是“啊”“啊”“啊”得惊起一滩鸥鹭。

环太湖路封闭,猥琐哥和GPS面面相觑,无奈只能找公务员系统内的“地陪”,那个热情似加州大火的吴江LOCAL GUY与猥琐哥鸡同鸭讲了半天,毅然决定驱车前来面授机宜,全然不顾我们的婉拒和矜持,横眉冷对我们的人肉搜索方案。在等了十几分钟后这位老兄姗姗而至,(我私下里强烈怀疑他用了至少二分之一强的时间沐浴更衣对镜贴蟹黄),之后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带我们用排水沟漂移法转了一个不到一千米的路口,在猥琐哥“嗷,就在这里啊,认识认识”的隆隆马后炮中拂袖而去。在此向这位可爱的地陪致以节日的问候。

又开了十几分钟,穿过太浦闸(猥琐哥冷笑着给我介绍,太湖如果发大水,吴江人只需打开这个闸,上海就会从地球上消失,册那,原来这个“浦”是黄浦江伊讲),宛平,来到了庙港古镇,进镇前在一片郁郁葱葱中,隐约现出一些灰色建筑,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中(这个语法搞笑吧,是因缘笔法来的),绿荫墙逶迤了相当长的一段,才现出“太湖大学堂”的正门,朴素又端庄,颇有庙堂之高的威仪。除了左首的学堂大字外,右首的高墙上亦用烫金字写着合作单位,分别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国国立东方语言与文化学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复旦大学”,“国际创新领导人进修”“美国管理协会",“ICI国际文化教育基金会”,这不要吓死乡下人的呀,气势上已经把我们这些市井小民给压住了,完胜,绝对的。

在灰常灰常高大的紧闭的大门口,一对年轻人正在和门内的警卫纠缠,意思是放我们进去吧,老远慕名而来的,就让我们进去吧,云云。看到我们两部车老老少少一大坨,他们相当兴奋,觉得有了援兵和希望。另外还有一部车,里面有个神秘中年男人也在静观其变。大门内的英俊警卫耐心解释闲杂人等决计不可入内,南先生决计不会接见我们这种未曾预约的散客,最后自动门轻启,他走出来拿给我们看一份告游客书,大意也是说自本学堂开坛以来慕名者众,但是本院为纯粹学术机构,不接待社会人士,等等(我像个白痴一样问他“这个不会是南怀瑾写的吧”,边上的那个女花痴马上纠正“这是印刷的”,我靠,周围方圆1米内所有人等全部绝倒)。到底是南先生的看门人,彬彬有礼,不卑不亢,不管是神秘中年人还是热血小夫妻如何耍酷撒娇,他自岿然不动,想必也见得多了,和其他地方的看门狗比,高低立现(罪过罪过,老是犯妄口戒)。也可见大学堂虽然刻意低调,但是在业内绝对是圣地,至少也是重要的禅宗道场。如果我们是踢馆的小日本,那这里就是精武门,南老师不是霍元甲也是精武英雄陈真,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在门外徘徊的时候大约是中午12点不到,据后来地陪介绍,这个时候怀瑾老师差不多要午睡了,之后到两三点开始打坐修禅定之类,晚上他老人家是不睡的(真的吗?),哇塞,和电视里说的一样哎。不用打卡上班,晚上还不用睡觉,他真称得上宅男中的金正南,手机里的战斗机啊。

最后大家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神秘男漂移离去,花痴女恋恋不舍,我被单反了几次后也是一步一回头,不知怀瑾老师在里面能否感应到一个一心向佛的痴货带着他的亲戚朋友在他门外徘徊妄图骚扰。不是不扰,时机未到是也。还好,下午在一个无名小店收获意外惊喜,一点湖鲜小菜吃得大家眯花眼笑,算是不虚此行。下午及晚上又有若干故事,因与主题无关也就不多赘述了。这是与魔王居士的最近距离接触,是以为记。在此感谢吴江地陪,感谢苏州三陪,感谢CCTV,感谢MTV。。。。

 

 


ps:今日一早去香港出差,晚上就回到苏州,从虹桥出来的路上穷极无聊,写下以上游记,同时证明上网本还是要配六芯电池。用到现在我这里还有一半的电哩。。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